新闻版>分析评论> 2010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专题 >正文

十大难忘采编经历:我们都是小人物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3月26日 11:50   汽车商业评论 字号:

  你肯定会笑我这是典型的理想主义式的意淫,讽刺的是,在我希望付出帮助时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等待救赎和开解的小人物

  ABR记者  马蕾

  有那么一幕,总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即使是在那次偶然采访过去大半年后,我也始终记得那些微小的细节。

  那是一对习惯了躲藏的眼睛,它们似乎永远都在低垂着,偶尔抬起,能看到与30多年岁月不相称的混浊与无奈,在与我眼神碰触的刹那,又慌乱不迭地转视他方。

  这对眼睛的主人叫刘春宝,男,北京的一个超市物流配送中心货车司机,社会下层挣扎过活的小人物,《汽车商业评论》2009年8月号那篇《马路上的猫鼠游戏》的主人公。

  与刘春宝偶遇的那天,他刚过完34岁生日,可岁月最爱开玩笑,眼前那个瘦削的小个头男人看起来足有43岁。他在南三环一家叫南城乡的快餐店里掏出一款看不出颜色的熊猫手机向媳妇报平安,“今儿拉货挺顺,能早点儿回。”接着撇嘴笑了笑,堆起的眼角纹儿里写着疲惫不堪,那时我知道我有必要跟这个一直低头吃馄钝的货车司机聊一聊。

  彼时,国家已在2009年年初把物流业列入了十大产业振兴规划,我计划着采写一篇特写,来看看这个痼疾缠身的行业是否有阳光照进的希望。

  采访进展得不是很顺利,在被一家物流公司的某位“总”连放三次鸽子之后,懊恼的我决计先吃饱肚子然后直捣龙穴,到这家公司门口静候着这位“大人物”。于是,就在那个叫南城乡的小馆子里,刘春宝闯进了我的眼帘,也随之改变了我对文章先前的整个构思。

  与许多外地来京打工的本分人一样,刘敏感、胆怯又期待改变,但当改变或许真要降临时,却又害怕变过了头,篡改掉原来的轨迹并引来麻烦。

  刘春宝在意这种麻烦,起初他抗拒我的身份,怕“在记者面前乱说话会丢掉饭碗”,待我承诺会以化名讲述他的故事,这才慢慢放松警惕,依旧低着头,不停摆弄手中那根被搓得脏乎乎的烟,整个过程却几乎未曾与我直视。

  他讲自己每日起早贪黑在货车限行和警察执法的夹缝中奔走,稍有差池就会被公司或者交警罚款,讲物流业被列入产业振兴计划时对未来腾起的希望和之后没有任何变化的生活又让希望幻灭。

  他住在城市,但那些流光溢彩的城市生活却跟他没有关系,他的心里也没有它,每天最大的梦想只是能够早点回家与媳妇吃顿热乎乎的晚餐。

  说这些时,他有意无意的停顿上那么一会儿,抑郁之下的无奈沉默和总在躲闪的眼神,让我顿时希望自己能变成Super Woman,帮他从那种逼仄中挣脱出来。

  于是写这类题材惯常使用的宏大叙事被我扔进废纸篓,而以刘春宝、黄利民、崔民福等小人物在货运生活中的真实遭遇成为贯穿始终的主题,我在键盘上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出那篇《马路上的猫鼠游戏》,连带着敲进我的希望——我希望更多地人看到他们的故事和窘境,希望这或许能带来些什么改变。

  你肯定会笑我这是典型的理想主义式的意淫,因为之后的事情不用说你都能猜得到,即便是在《马路上的猫鼠游戏》被网络大量转载的情况下,刘春宝们的生活依然没有任何改变。而那篇文章看起来更像是悲悯者的一场呓语,尽管如此,我依然固执地将它看作2009年最能触动我内心的一篇作品。

  讽刺的是,在我希望付出帮助时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等待救赎和开解的小人物。这些年身在媒体,理想主义经常跑出来作祟,以至于总会生出一些无力感。但是,无论什么时候,我只想对自己说——坚持和面对真实的自己。

(编辑:猎庄)

转发此文至微博 | 打印此页
看完该新闻后,你的评价是:
支持
好文章
枪稿
雷人
无语
标题党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新浪汽车|汽车生活原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