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版>访谈>正文

李书福:我和沃尔沃管理层没有分歧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16日 07:38   第一财经日报 字号:

  沃尔沃交割百日 本报独家对话李书福

  李书福:我和沃尔沃管理层没有分歧

  王秋凤

  11月11日,瑞典国王与吉利董事长李书福的会面,给沃尔沃资产交割百天(截至11月10日100天)留下了一个纪念。

  当天,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从北京转机到了杭州,他关心的是,沃尔沃这个瑞典人的“骄傲”被中国企业收购后,瑞典当地的就业及沃尔沃延续近百年的辉煌历史如何延续和发扬。

  对此,李书福表达了对沃尔沃的战略安排和基本价值理念,他说要继续推动沃尔沃的品牌价值,弘扬其先进、优秀的企业文化。尊重欧洲成熟的商业文明,尊重沃尔沃百年形成的价值理念。支持沃尔沃实现双零计划,不改变沃尔沃在欧洲的一切生产设施。同时,要按照全球汽车工业发展的基本规律,在不同国家、不同区域,贴近市场,实现沃尔沃“本土化、全球型”的长期战略。

  外界关注的是,沃尔沃交割百日,实际运营状况到底如何?除了已经确定的董事会人员、高管任命,还做了哪些工作?新的董事会、管理层磨合得如何?沃尔沃新全球战略究竟是怎样的?庞大的中国战略进展到了哪一步?中国工厂选址为何迟迟未定?李书福到底如何“放虎归山”?

  更重要的是,短短百天里,李书福是否与管理层已产生分歧?因为在11日的一个论坛上,李书福曾表示与沃尔沃存在分歧,消息甫出,全球媒体争相报道。分歧在哪儿,这是李书福的公开“暗示”吗?

  三天后,在吉利北京办公室,李书福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独家采访,就上述敏感问题一一作答。其间更爆出沃尔沃汽车所有权变更到吉利名下远非18亿美元那么简单,而是高达30亿美元。

  沃尔沃与吉利财务报表肯定要合并

  第一财经日报:这100天来你有什么感觉?工作状态是不是全变了?

  李书福: 沃尔沃新的管理层是非常强大的、有竞争力的,行业背景非常深厚,每个人国际化水平都很高,工程、研发、管理能力都很强,尤其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斯蒂芬·雅各布是有丰富全球运营经验的人。来自世界各国、有专业化背景的沃尔沃新董事会成员也是阵容强大,都具有行业、工程技术、财务审计、投融资背景。所以,我相对是比较轻松和放心的,更多时候我只是作为其中一员,参与董事会工作。尤其这100天来的平稳过渡和运行,让我更加放心,也令所有关心支持沃尔沃的朋友对沃尔沃未来发展更放心。

  日报:如果把沃尔沃的财务报表与吉利合并,你就是中国第四个进入世界五百强汽车企业的董事长了吧?这与你之前提的“吉利是吉利,沃尔沃是沃尔沃”理论违背吗?

  李书福: 财务报表肯定要合并的。所谓“吉利是吉利,沃尔沃是沃尔沃”指的是吉利汽车就是吉利汽车,沃尔沃汽车就是沃尔沃汽车,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公司。吉利汽车是香港上市公司,格局是全球资本化,控股股东是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沃尔沃是个非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也是浙江吉利控股有限公司,作为投资单位来说,无论投资到香港还是投资到瑞典,控股股东都是浙江吉利,按照财务准则,报表肯定是要合并的。

  日报:资产交割至今,除了开董事会会议、任命了一些高管、成立了“吉利沃尔沃对话合作委员会”,你们还做了哪些工作?

  李书福: (笑)我们天天在工作呀,整个企业在高速运转。新的沃尔沃董事会和管理团队成立后,所有成员都在为沃尔沃的未来出谋划策,比如公司正在制定全球和中国战略,并积极调整产能,协调S60和XC60等热销车型的生产。

  “分歧”?

  日报:怎么听说你跟管理层有“分歧”啦?

  李书福:(摇头,笑)应该用正确的方法去理解什么叫分歧,实际上是讨论。孔子说过“君子和而不同”,我们之间的讨论恰恰是建立在君子之间的讨论,是依法、公开、平等进行的讨论。为了沃尔沃未来的发展,大家有不同意见,拿出来真心诚意的讨论、研究、沟通,进行得非常和谐。我恰恰觉得,大家能有这样不同的讨论,说明大家都是君子,对企业有责任感、主人翁精神。大家越是提出不同的意见,实际上更表明企业是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有着优秀的企业基因和文化氛围,而且是受人尊敬的企业文化。我甚至觉得这样的讨论值得继续。

  日报:那你还公开在讲演中说了,不是想跟瑞典方面“暗示”什么吧?

  李书福:我是说过,但不是什么“分歧”,也没有暗示。孔子说“君子坦荡荡”,我们公开、平等的讨论是正常的,没有什么不能分享的,这既是我们的企业文化,也是我们的管理风格。这有利于推动沃尔沃核心价值观的发扬。要知道一个良好的企业文化实现起来是不容易的,我珍惜这样好的氛围。

  在这样大的跨国公司中,一定要发扬民主,调动各方积极性,集思广益,形成强大的智慧力量。才能保证沃尔沃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行驶。实际上,“君子和而不同”是一种普世价值,是东西方文化共同遵守的原则,也是我从东方哲学中寻找到的管理全球型企业的智慧。

  日报:到底是什么样的不同意见呢?

  李书福:只是在产品方面的一些讨论。我和大家对沃尔沃安全、环保等核心价值是高度认同的,到今天为止没有任何怀疑和争论。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探讨是否应该为中国开发像奔驰S级、宝马7系那样宽大的车型,来满足中国部分消费群体的需求。瑞典方面有些管理层认为,坚持沃尔沃核心价值理念,就是开发更多安全、节能、环保的小型车,随着环保意识的提升,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消费者逐渐认同我们的理念,购买我们的产品。我认为,这两种想法并不冲突,都是在遵守沃尔沃主流价值观的基础上,看如何定位和满足我们的消费群体,在产品上如何体现出来。我认为我们应该扩大沃尔沃的品牌定位,开发与奔驰S级、宝马7系竞争的车型,尤其在中国市场,像奔驰、宝马、奥迪都加长那样,开发适合中国市场特色的车型。这些讨论对沃尔沃的长远发展是有帮助的,目前也都仅限于在管理层之间的讨论,远没有上升到董事会,甚至说是“分歧”那样严重。

  日报:如果最终达不成一致意见怎么办?

  李书福:最终决定是要董事会研究、讨论、投票决定的。我相信大家在共同理念下的讨论会富有成效。而且做好中国的本土化也是沃尔沃全球化的一部分。我不会搞个人意志和长官意志,也不会轻易放弃个人主张,必须充分尊重民主,尊重管理层意见,这是团队建设重要工作方法的根本。

  接下来,我希望成立一个全球型企业文化研究中心,不断为全球化的吉利集团提供研究报告,推动吉利全球性企业文化的建设,支持沃尔沃“放虎归山”行动,实现沃尔沃伟大复兴,持续推动沃尔沃安全环保全球领先地位。两年前,我对沃尔沃管理层就有承诺,充分尊重欧洲成熟商业文明,充分尊重沃尔沃领导世界品牌价值、优秀的企业文化和令人尊重的企业核心价值理念,这些承诺我永远不会改变。我坚信新的、强大的沃尔沃管理层能在正确的道路上不断前进。

  日报:吉利沃尔沃对话合作委员会成立的背景是什么?跟这些有关系吗?

  李书福:(笑)跟这些讨论没有任何关系,对话委员会是香港上市的吉利汽车和沃尔沃进行对话的部门,寻求有可能的合作项目,是兄弟之间探讨合作的可能性。也是为了充分体现和执行“吉利是吉利,沃尔沃是沃尔沃”这一战略原则进行的对话安排。

  日报:现在来看,收购沃尔沃对吉利品牌提升有帮助吗?

  李书福:对吉利品牌的提升有巨大帮助,吉利在进行战略转型后,已进入了一个新的高度,在产品品质、服务工艺等方面有了很大提高,但吉利品牌和其自身价值相比还是被低估了,缺乏应有的认同感,跟沃尔沃成为兄弟,自然而然对吉利品牌是有帮助的。

  当然,品牌不是孤立的,是一个系统,产品是根本,质量是核心,如果把品牌和产品品质分开,那就不是品牌,是商标。

  日报:前不久市场上沃尔沃车降价,有人说:“看,这是李书福的套路。”

  李书福:定价等具体问题是由经营管理团队来负责, 作为董事长我只负责战略问题。

  大家应该用发展的眼光看事情,看人也应该如此。原来的李书福是个做小买卖的,现在则成长为能驾驭企业宏观战略的人了。我不可能有时间去关心涉及到某一款车降价与否那样的微观细节。

  沃尔沃的价格机制和形成等都还没有进入到研究阶段。车型、价格等还完全是按照原来既定计划进行。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作为欧洲豪华汽车品牌,我们不仅会继续保证其欧洲品质,而且不会打价格战。

  日报:沃尔沃全球战略的制定进展到什么程度了?12月份会公布吗?

  李书福:现在还是打基础的阶段,基础性工作做好了,才能形成战略性规划。12月份公布有可能,但不一定。

  日报:沃尔沃中国在全球的战略位置明确了吗?

  李书福:中国是沃尔沃全球的第二本土市场。

  沃尔沃中国工厂如何选址

  日报:关于沃尔沃中国工厂选址问题传了很久了,你曾谈到过上海、成都、大庆三个地方,说要等董事会研讨,现在有结果了吗?

  李书福:我们争取在这三个地方建厂,但需要沃尔沃管理层、董事会论证、审批,也需要中国很多政府部门的审批。

  日报:董事会不同意怎么办?你收购的时候用了人家的钱了。

  李书福: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啊,他们都是沃尔沃全球的大股东啊。

  日报:当时人家投资的时候肯定都希望建厂的,至少你也要考虑建厂问题,当时怎么想的,例如在大庆那样的地方建厂?

  李书福:(笑)你觉得大庆、上海不好吗?

  日报:上海好理解,大庆可没有各种配套设施。

  李书福:先说大庆,(首先)大庆纬度与哥德堡完全一样,在研发制造等方面是有帮助的。

  第二,我内心是非常重视中国全局的经济安排,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大庆已被列为资源枯竭型城市,中央重视大庆的转型升级,是经济也是政治问题,一个企业如果能抓住这样的机会,响应号召,对企业的发展是不会有任何副作用的。像我们的兰州项目,原来都说不成,但明年就可以盈利了。

  (掏出书包里的《邓小平理论》,翻到第36页)你看,《邓小平理论》中重点写到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这是改革开放的政策,是早就定下来的。其实,书中是有“黄金屋”的。

  第三,地方政府非常重视,这是用钱买不来的。

  第四,这也涉及到我们整个战略布局,中国相当于整个欧洲的面积,人口是欧洲好几倍,仅仅一个工厂是不能满足需求的。大庆不仅可覆盖东北市场,还可辐射俄罗斯及其周边市场。

  再说上海,优势很明显啊,国际化大都市,硬件、软件都很好。上海市委市政府、嘉定区都很重视。

  对成都设厂考虑很简单,上海、大庆建厂需要很长时间,成都则已有建好的工厂,经过沃尔沃重新设计、技术改造、设备更换,符合全球标准的话可以快速达到生产要求。

  日报:那重庆长安的沃尔沃代工怎么办?

  李书福:一切按照合同进行,不会变化。

  资产转手花费30亿美元

  日报:大家都说你很聪明,懂得撬动地方政府融资?

  李书福:地方政府融资不是只有吉利独享的,是公共资源,谁都可以去撬动。归根结底,其实就是创新,熊彼得(美国经济学家、社会学家)说,创新就是把各种资源经过新的组合,形成新的竞争力,产生新的价值。我们其实就是要把这些新的组合引用到企业活动中去,实现不同的组合方式,产生价值。地方政府也是资源,要运用创新思维,组合的目的是推动社会进步,科学进步。

  其实地方融资只是我们收购沃尔沃中很小的一部分资金。

  日报:这怎么说?

  李书福:实际上沃尔沃从福特所有权架构变成吉利所有权架构,单就所有权变化的过程,吉利所要承担的资本风险是30亿美元,而不是18亿美元,福特要拿到的是18亿美元,但沃尔沃旗下还有相关的负债和其他需要花钱的地方,加一块近30亿美元,可以说这是所有权变更所涉及的资本规模。

  外界看到收购资金来自大庆、上海,实际上并购的主要资金是在海外解决的,而不是在国内。国外融资方式有很多,如瑞典地方银行融资等。现在这些资金已进入沃尔沃体系内,成为流动的血液。

  日报:资金量真是不小,现在沃尔沃虽然连续几个季度实现小幅盈利,但研发等还是需要输血吗?

  李书福:这是你们的理解问题,沃尔沃每年投入十几亿美元研发费用,这些已进入预算,列入成本核算,各种开销之后有利润才算有利润。

  但可以肯定的说,靠输血很难解决根本问题,必须通过自身努力。从第一次与沃尔沃管理层见面,我就一直强调,沃尔沃必须形成强劲生命力,不能靠输血生存和发展。我相信沃尔沃一定能够实现这样的理想状态。

  日报:怎样算是理想状态?

  李书福:(眼睛看向远方,作思考状)沃尔沃销量大幅提升,盈利能力大幅提升,企业竞争力不断回归。具体多长时间不好说,不会是一两年,会是一个漫长过程。

  日报:沃尔沃中国总部落户上海已经定了吧?接下来,你觉得沃尔沃在中国的挑战是什么?

  李书福:已经确定了。把中国计划、战略变成现实,我相信过程是曲折坎坷的,团队在建设中也不会一帆风顺。两个总部间的沟通需要历练的过程。

(编辑:路宁宁)

转发此文至微博 | 打印此页
看完该新闻后,你的评价是:
支持
好文章
枪稿
雷人
无语
标题党

相关新闻:

新浪汽车|汽车生活原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