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印象赵福全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7月12日 07:37   大洋网-广州日报 字号:

  “我这十年”系列报道之八

  日本广岛大学博士。1997年4月进入克莱斯勒汽车公司,负责汽车动力总成开发研究,2003年6月任戴姆勒-克莱斯勒技术中心研究总监。他曾经是美国能源部汽车技术工业界顾问,也曾入选美国工程院“全美30位最杰出的工程师”。

  2004年4月回国,加盟华晨汽车,任副总裁。2006年10月加盟吉利,任副总裁,负责研发。2009年,他所领导创建的吉利全新技术体系以“吉利战略转型的技术体系创新工程建设”项目荣获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一等奖空缺)。

文/图 汪云青

  印象1

  北京车展,吉利展台会议室,我正在采访赵福全,著名汽车记者李安定走进来,他说:“赵博士是这么多海归中成就最大的,你们报纸影响大,好好写一写!”

  在华晨短短两年半的时间,赵福全开发了尊驰(配置 图库 口碑 论坛)骏捷(配置 图库 口碑 论坛)、酷宝、骏捷FRV(配置 图库 口碑 论坛)等多款车型,还有1.8T系列发动机。其中,骏捷几乎凭一款车改变了一个企业,推出当年就获得了广州日报车天下评选的“年度本土品牌车型”大奖。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骏捷也成为国内最成功的本土品牌车型,也是第一款可以和合资车型分庭抗礼的本土品牌中级轿车。

  吉利曾经是低档、低端的典型,但是,最近几年,吉利彻底蜕变。大家惊讶地发现,吉利几乎拥有了国内最先进的汽车技术,最规范的研发流程,最完整的研发体系。吉利熊猫(配置 图库 口碑 论坛)成为国内第一款获得C-NCAP五星安全评级的A00级小车,帝豪EC7全方位达到甚至超越同级合资车……

  2010年北京车展,吉利3大品牌,30款新车,大家都很奇怪,吉利怎么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做得到。赵福全的回答很简单:“玩命地干!”他很“谦虚”地说,现在车型都干完了,20年内的传统发动机未来2、3年内也将全部干完。“1.3、1.3T明年投放市场,1.5、1.8还有2.0、2.4发动机都将于近期量产。同时,明年吉利1.8升以上车型将开始搭载DSI的6AT——你也知道,不少合资车型现在还在用5AT,甚至是4AT。”

  “吉利的竞争力在后边,这个我是很自信的。”赵福全显露出狂傲的一面。

  但是,赵福全的成就绝不只这些。在他自己看来,他更自豪的是,不论在华晨还是在吉利,他都用最短的时间,为两个企业都建立了一套与世界接轨、适合中国国情、具有企业特色的研发体系,都带出了一支有特色有业绩的团队。“在华晨,不到3年,研发团队从200人发展到700人;在吉利,3年半的时间,从300人发展到现在的1400多人。这些人才并不只属于企业,更属于整个中国汽车工业。”

  印象2

  2006年一次新闻发布会,华晨董事长祁玉民谈到要用高薪在全球招募人才,他说:“比如我们的赵博士,……”旁边的赵福全立刻接过来说:“除以8也就不多了。”(当时,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大约是8比1)

  看来华晨提供的薪资,对于已经做到戴姆勒-克莱斯勒技术中心研究总监的赵福全来说,肯定算不上高薪,那么赵福全为什么在自己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选择回来?

  虽然当时底特律的情况还不错,但是赵福全判断国内的形势会更好。他说:“在国内我认为自己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但并不是怀着一腔报国赤诚,就毅然归国了。赵福全说:“思想上也有拔河。因为当时已经40岁了,在国外的事业正在巅峰,待遇各方面都很好;还有家庭的因素,比如孩子的教育、老婆的工作,这都是实际问题。”所以,从接到华晨的邀请,到最后做出决定,赵福全踟躇了10个月。

  为什么选择的是华晨?赵福全笑了:“第一,我是辽宁人,选择华晨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其次,华晨通过猎头找到了我,之前也有一些国内企业找我,但是都没有下文,只有华晨比较正式地跟我谈;第三,华晨让我回来是做自主品牌,这正是我的理想,如果是让我去华晨宝马,我就不去了。”

  “千万别这么写!”一听记者提到“报国”两个字,赵福全急了,他说:“只是希望能做点事。在国外做久了的人都有这个愿望。也有没回来的,不能说他们就不爱国了。可能有些人安于国外的现状,而我是一个不安现状的人,愿意折腾,出国是一个寻梦的过程,回国也是一个寻梦的过程。另外,在国外,华人有现实的天花板,企业也太大,个人的作用有限,而回来,一个人就能改变很多东西。这不是能力问题,我还是我,但是舞台不一样了。”

  一方面想干点事,同时,自负自己也能干点事,赵福全到了华晨。

  印象3

  “啊,赵福全去了吉利?!”

  2006年,业界几乎所有人听说赵福全离开华晨去了吉利,第一反应都是不解,然后可能就是替他惋惜。因为,当时的吉利不仅没有合资企业风光,与其他本土品牌相比,发展势头也似乎停滞了下来,而早期积累的诸多问题开始逐渐显露。

  “是呀,当时业界认为吉利连黑马都不是,黑马是奇瑞;吉利只是鲇鱼,而鲇鱼注定是过渡性的。”赵福全当然清楚吉利当时的情况,所以决定来不来吉利,赵福全用了更长的时间,足足一年。

  “我回来不是追求舞台的大小,而是自己价值的发挥。舞台大,发挥的作用小,也没有意思。另外,我回国的初衷是做自主研发,这个要清晰。不会因为别人给的工资高了、级别高了就发生改变。做自主,还要自己能做主。吉利给我自主的空间更大了。”至于为什么离开华晨,赵福全闭口不谈。他说,华晨待自己不薄。但是“赵福全不属于华晨,属于社会。”

  吉利或许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在赵福全看来,都不算什么。“正因为有问题才是吉利,什么问题都没有不就是丰田了?”在他看来,吉利有一个非常重大的优势:“企业要发展,就要有一个清晰的长远利益。汽车业投入大,周期长,如果没有这个,容易搞短期利益,那么做研发的人就会很累,也不会有什么成果。在吉利,李书福的利益就是试金石,是公平公正的度量衡。”

  虽然赵福全说的很隐晦,但是记者的理解是,作为民营企业,吉利有制度上的优势。

  印象4

  2005年,李书福和赵福全第一次正式“约会”,李问:“VOLVO怎么样?”赵答:“好啊。”李说:“我们把VOLVO买过来怎么样?”赵嘴上说:“那当然好了。”心里却在想:你凭什么去买呢?你知道值多少钱吗?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最后,吉利真的完成了这次漂亮的跨国并购。如果说第一次约会时,赵福全对李书福和吉利多少也持有多数人一样的成见和偏见,那么随着对吉利和李书福了解的深入,他开始对李书福和他的创业团队钦佩起来。

  “回国后,我发现,一个人什么都没有,还能把车造出来,这是水平!”赵福全感叹,“我现在越来越悟出来一点,造便宜的车比造贵的车难多了!”

  从参与英国锰铜的后期收购,到全程参与澳大利亚DSI变速器公司的收购,再到VOLVO的收购谈判,赵福全都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这也让怀揣“回国发挥自己作用”理想的赵福全兴奋不已。

  对吉利早期很多让外界非议的行为,赵福全现在也有了不同看法。比如说“山寨”,赵福全说,本来能力就不强,还想干,不“山寨”怎么办?另外,“山寨”短平快,有好处,不“山寨”也没人给你记功、发奖。所以本土品牌初期的“山寨”是不得已而为之,是发展中的一个阶段。“但是,你看现在的吉利怎么就不山寨了呢?因为我们有了这个能力。”

  本土品牌的进步之快,超出了赵福全回国前的预料,本土品牌乘用车的国内市场份额从零发展到现在已经大约占了半壁江山,“这很了不起!我是吉林工大毕业的,当年教我的那些老师,连车都不会开。现在回老家,楼下停的很多都是我回国后开发的车!能够参与到这个事业中来,我非常幸运。这不是有能力就能干的,是机遇。”

  但令他遗憾的是,“一方面消费者对本土品牌的接受程度还不够,另一方面,我们自主的能力还不强,还是缺少做精品的意识和决心。”

  印象5

  “话虽然土,但都是大实话——大家都知道赵总比较土。”

  我喜欢采访赵福全。他的回答总是又朴实,又精彩。比如对“技术吉利”口号的质疑,他说“打8折都称得上”;比如谈到个人和团队的关系,他说“大家把你孤立了,还有什么意思?别说做事了,吃饭都会得胃病”……

  和他聊天,几个小时总是会一晃而过,他也从来不会在讲话时夹杂一些英文,或用一种古里古怪的洋腔调,而从来都是操着那种有浓郁铁岭风格的东北话。

  这个赵本山的本家兼铁岭老乡,这个1986年就出国的博士,这个在海外华人中做到离事业天花板最近的汽车技术专家之一,却总是说自己土。但我的理解是,他的土指的是实在,指的是能融于环境。

  也是因为这种真诚和实在,赵福全无论在哪里都很受欢迎。他自己也很骄傲,不论在华晨还是吉利都能得到团队的认可和接纳。

  “认可你很容易,你是博士,但是他们能把你当哥们儿,不把你当外人吗?在吉利,李书福的这些元老们,都跟我称兄道弟,这是我最自豪的。在华晨还容易些,因为大家都是北方人,在吉利,大家一说台州话,我都不知道人家说啥。”

  在赵福全看来,和团队的关系处理好至关重要。“下面人服你,平级人支持你,上面人信任你,这样才能把事做好。”

  刚到吉利,赵福全也不是没有遇到阻力,在整合研发体系时,难免会触及到别人的利益,但是,一方面李书福和杨健的支持,给他排除了很多地雷,另一方面,赵福全也有策略,没有胡乱去踩。

  比如说产品开发,不是一来就搞全盘否定,而是充分肯定之前大家共同努力取得的成绩,渐渐取得大家的认可。他并不是一来就开发全新车型,而是先把远景做到4星。“一上来就彻底否定,说这些车怎么不好,有什么意义呢?没有老吉利人的努力,没有吉利的‘老三样’,哪有今天的吉利?”

  正是因为这种“土”,赵福全在中国汽车自主研发事业中扎下了根,结出了果。

  最得意:不管在哪,总能得到团队的认可和接纳;其次是带出了一支能战斗的研发队伍。

  最自豪:回到辽宁老家,楼下停的很多都是自己开发的车。

  最遗憾:回国这些年,只觉得幸运,没什么遗憾。熊猫做到5星,一分钱奖金没有,这算不算?

  最期待:消费者能公平地接受本土品牌——现在大家对本土品牌的认识是打7折的。

  最感慨:感谢改革开放,没有改革开放我不会出国;没有改革开放的成功,我不会回国。

(编辑:肖洋洋)

转发此文至微博 | 评论() | 打印此页
看完该新闻后,你的评价是:
支持
好文章
枪稿
雷人
无语
标题党

新浪汽车|汽车生活原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