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版>交通> 交通安全专题 >正文

中国大城市要早收拥堵费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5月16日 09:18   竞报 字号:

  文/薛涌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最近发文指出,以北京的情况,单凭疏导无法解决交通拥堵问题,因此,除了提高城市中心区停车收费,加强对公交专用道的管理之外,可以研究实施交通拥堵费。

  实际上,中国的主要大城市,特别是京上广,都有着严重的交通危机,不收拥堵费几乎无法解决。我几年前就曾提出机动车进城收费制。当时记得有位颇有名气的学者声称,这是侵犯车主的私有产权,还有许多人大叫要对这些产权被侵害者进行补偿。

  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我们在讨论这种问题前,先要“正名”,把概念搞清楚。公路者,顾名思义是属于公,要由公共权力管理,怎么成了私有财产、不叫你用就成了侵犯私有产权呢?如果追溯法理,公路大概可以追溯到中世纪的公地:一个庄园或村庄,各农户种自家地的同时,共享一块公地,用于放牧、打柴、渔猎等,以补充其收入,成为农业经济生态重要的一部分。社区也随之制定出一些规章,管理这些公地,其中经常对使用者进行种种限制。比如有些季节不准打猎,有些季节不准砍柴等。其目的无非是防止滥用,维持基本生态平衡。日后的公共资源管理,也多从公地管理的习俗和法律传统中衍生而来。这其实是人类生存的核心问题,渗透到现代社会的各个角落。

  比如,许多现代城市的中央公园或绿地,仍然叫公地(Common)。最近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居然是非经济学出身的Elinor Ostrom。其代表著作就叫《管理公地》,研究公共资源管理的制度演化。她的获奖,表明经济学界早已意识到传统经济学无法解决当今的经济和社会问题,需要社会科学的介入。这实际上也顺便给了到处拿“市场”“私有产权”、“经济学”吓唬人的中国知识界一个响亮的耳光。

  你拥有的私有财产是车,不是公路,拥堵费的法律实质,是限制对公共资源的使用,以保护公共生态。此乃古今中外之天理,至少在西方市场经济的社会中,有着千年的法律传统。道理很简单,北京现在420万辆机动车,按每年50万辆的速度增长,10年后就达到将近1000万辆。看看420万辆车就把北京堵成什么样子?对付1000万辆不受限制的机动车的公路体系,恐怕已超出人的想象,更不用说污染等问题了。这和传统社会的公地问题是一个道理。庄园里人口增加,都到公地放牧、捕鱼,如不限制使用,生态就全毁了。难道当今中国人的智慧还不如中世纪村子里的农民?

  京上广等大城市机动车收拥堵费是早晚的事情。如今拥有私车的人还不那么多,收拥堵费得罪的人相对还少些。日后人人有车,大家都成了既得利益集团,事情就更难办。

  选自薛涌新浪博客,本报略有删节

(编辑:阿东)

转发此文至微博 | 评论() | 打印此页
看完该新闻后,你的评价是:
支持
好文章
枪稿
雷人
无语
标题党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新浪汽车|汽车生活原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