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吉利背后的罗斯柴尔德 金融战士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11日 08:38   《商界》杂志 字号:

  金融战士

  在罗斯柴尔德的联络下,2009年1月李书福飞往底特律福特总部,会见了福特CEO艾伦·穆拉利。

  穆拉利曾任波音公司CEO。会谈伊始,聪明的李书福大谈波音公司的管理理念,以及穆拉利带领波音取得的成就,这很快拉近了他与穆拉利的距离,进而赢得了穆拉利的赏识。

  李书福对穆拉利说:“我准备得很充分,顾问团队都请好了。”依照国际并购的游戏规则,只有花钱请了顾问团队,才能体现认真的态度。“不少中国企业进行海外收购,都希望谈到十拿九稳后,再花钱请财务顾问,这恰好颠倒了规则,”俞丽萍对记者说。而李书福这次符合游戏规则的拜访,给福特高层留下了深刻印象,穆拉利甚至表示,一旦出售沃尔沃,将第一时间通知吉利。

  然而,会见穆拉利的顺利并没有延续下去,接下来的融资环节,俞丽萍遭遇了职业生涯中前所未有的困难。

  由于吉利的民企草根身份和“蛇吞象”式的收购,投资者在洽谈中提出了各种质疑和各种不合理的要求。“一些基金希望投上市公司,但这次收购主体是集团公司,并非上市公司,”对于类似诸多不合理的要求,俞丽萍感到非常无奈。更有一些投资者,一开始就表现出质疑的态度,甚至在洽谈中试图为中途撤资留下后路。

  而罗斯柴尔德却不得不在这纷繁复杂的质疑与要求中,为吉利选择一种最安全、最省成本的融资结构。俞丽萍坦言:“最初和最终的投资者结构差别很大,其中一些投资者中途撤资,这种令人无比郁闷的打击,我此前从来没有遇到过。”

  传奇中的金融之神罗斯柴尔德,在这样的困局中失去了神话的光环,纵然如此,现实中的他们,竟成了一群勇往直前的金融战士,为了心中的荣誉战斗到底。

  面对任何一个可能的投资者,罗斯柴尔德和吉利都会全力以赴,即使可能性很小。

  一次在香港,俞丽萍和李书福在下榻酒店加班至凌晨两点。由于第二天将和一个潜在投资者草签一份协议,他们必须连夜草拟出来。但是酒店商务中心已经关闭,没法打印或传真文件。

  情况紧急!凭着一种涌动的战斗精神,两人竟然继续熬夜,亲自提笔写在纸上,然后拿着整整十几页的手稿,打电话给同样加班至凌晨的杭州团队。电话这边的俞丽萍一字一句地念,电话那边的团队再一字一句地敲进电脑,最终在第二天会见投资者前,拟出了这份煞费心血的协议。

  俞丽萍对记者回忆说:“当时完全就像地下党秘密传递情报一样。”然而这个谈判却遗憾地半途夭折。

  面对记者的追问,她已经记不清,到底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半途谈崩,才渐渐找到合适的投资者,艰难地走出融资困局。

  2009年3月,在罗斯柴尔德的帮助下,吉利顺利拿到了发改委具有排他性的支持函,随即参与了第一轮竞标。

  变数

  2009年4月,大卫·罗斯柴尔德来华。在央视《对话》节目上,有嘉宾较为隐晦地问:“您此次来华是否与一家中国民营车企收购欧洲一家豪华汽车品牌有关?”

  大卫的回答睿智而风趣:“我想不是,我这次来只是为了给中国的员工鼓劲打气,他们确实很辛苦。但今天不是,也许明天就有可能是。”

  俞丽萍向记者证实,大卫那次来华确实是为了慰问员工,不过也顺便会见了一些客户,但其中并没有李书福。

  当时吉利虽然是可能性最大的买家,但前路仍然充满太多变数。从这个角度,我们不难理解,大卫在公众面前谨慎而遮掩的态度。

  果不其然,三个月后,在临近最后一次竞标之时,一家名为皇冠的美国公司和一家瑞典财团突然杀出,声称欲以28亿美元收购沃尔沃。更具威胁的是,这两家财团的组织者,都分别曾在福特和沃尔沃担任高管。

  突如其来的竞争者,使吉利和罗斯柴尔德的团队立刻紧张起来,他们意识到自己并不是沃尔沃唯一的选择,这两个敌人必须引起重视。

  俞丽萍冷静地分析,这种逼近最后时刻才突然冒出来的现象,实在太不合常理。由于仓促上阵,这两家必定没有充分地准备,何况金融危机之下,筹到十几亿美元谈何容易。

  罗斯柴尔德立即发起了一场微妙的心理战。俞丽萍估计,福特不敢轻易把沃尔沃交给这突然出现的“草台班子”,所以他们也害怕吉利真的退出竞标。

  罗斯柴尔德和吉利立即向福特交涉,要求福特绝不能为了突然出现的两家竞标者,而拖延递交标书的最后期限,否则就退出竞标。

  果然,福特并没有延迟期限。两家财团由于未能按时完成融资,都匆匆退出竞标。随着后来吉利尽职调查的深入,交易价格最终被确定为18亿美元。

  完胜哥德堡

  吉利的法律顾问、从业30多年的著名律师富尔德如此评价这场收购:“这是我经历过的,最复杂的并购案。”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双方针对知识产权的拉锯。俞丽萍告诉记者:“涉及到的知识产权,在福特收购了沃尔沃以后,完全融合在一起了,需要从各个方面重新分拆出来。”

  为此吉利向福特提问多达上千次,双方进行了上百次专家会议。“项目组经常早上6点起,晚上一两点睡。”仅仅尽职调查就覆盖了七种语言,资料打印出来竟有上千页。

  基本框架协议在2009年12月底已经完成,唯独知识产权在双方的拉锯中,留到了正式签约的前一周。

  2010年3月28日,复杂而漫长的收购最终以一幕英雄剧的形式画上了句号。很多人都看到,在哥德堡的签约仪式上,李书福笑逐颜开,无比光鲜。但很少人知道,在此之前,他经历了怎样一种巨大的情绪释放。

  签约仪式前,李书福秘密地召开了一次吉利内部的电话会议,十几个来自吉利中国的越洋电话连接到了哥德堡的会场。俞丽萍受邀参加了这个会议。

  会议现场,李书福异常激动地告诉每一个吉利员工:“我们要签约了!”一种强大的情绪迅速感染了参与收购的每一个人。两年多来,他们不但面临着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还沉重地背负了来自外界的质疑与非议。李书福的一句话,使人们心中某种压抑已久的情感立刻释放了出来。

  “当时真不知该说些什么,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俞丽萍对此回忆道。

  当初,俞丽萍力排众议,将罗斯柴尔德的百年声誉赌在了这个“汽车狂人”上,后来她见识到了李书福的“疯狂”。比如,他会常常在两三点的凌晨或六七点清早,打电话给罗斯柴尔德团队,告诉他在半梦半醒中想到的谈判方式。他说他必须立即传达,不然一觉醒来很可能就忘了。

  这种“疯狂”正是俞丽萍下注的王牌——执着。如今,赌局翻开了最后一张牌——完胜!

  一些团队成员私下对记者说:“俞总和李总都是很执着,很有激情,又很能煽情的人,也许只有他们两个联手,才能完成这原本不可思议的事情。”

  链接:

  《货币战争》描述的罗斯柴尔德家族

  当250年前第一代罗斯柴尔德开始创业的时候,他只不过是法兰克福的一个普通犹太商人,在不足100年的时间里,罗斯柴尔德家族控制了整个欧洲的金融命脉。在其鼎盛时期,势力范围遍布欧美,所控制的财富甚至占了当时世界总财富的一半,达到50万亿美元,相当于目前美国全年GDP的四倍。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国债由他们发行,每天黄金(1238.90,-6.70,-0.54%)交易的开盘价由他们来确定,世界各国的股市都随着他们的资金走向而波动。在当时的欧洲,他们被称为凌驾于英国、法国、德国、俄国和奥地利之上的第六帝国,他们五箭齐发的族徽在世界金融领域是权力的象征。

  罗斯柴尔德中国团队的核心人员,其背后的墙上挂着李鸿章的画像和书信。

  2010年3月28日,在吉利收购沃尔沃的签约仪式上,李书福春风满面,功不可没的罗斯柴尔德却隐身幕后。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编辑:李芳芳)

转发此文至微博 | 评论() | 打印此页
看完该新闻后,你的评价是:
支持
好文章
枪稿
雷人
无语
标题党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新浪汽车|汽车生活原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