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版>访谈>正文

巴菲特伙伴芒格:王传福就像今天的爱迪生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5月13日 16:23   中国企业家网 字号:

  能与巴菲特几十年的拍档、86岁的查理·芒格单独会谈是一份特殊的荣幸。远离了伯克希尔·哈撒韦40000人参加的喧嚣会场,我是唯一一个倾听芒格 45分钟独白的记者,记录芒格怎样解读这个世界。芒格说了许多值得记住的话,以下为部分内容:

  关于伯克希尔·哈撒韦

  每当市场价格偏高或偏低的时候,敏锐的人就能捕捉到这一信息。我曾经以每股7万美元的价格把2000股股票卖给了我的孩子。以50:1拆分股票的价格在标准普尔500,我们每年能够轻松处理销售1%的股票(像巴菲特给盖茨基金的捐赠),本·格雷厄姆(传奇投资大师,巴菲特的老师)说过,一笔好投资通常也是一个好的前景预测。我们涉足某一可靠的生意时,都是基于它会在我们有生之年保持稳健可靠的预期。在伯克希尔,我们有许多头脑很聪明的人。在总部,所有资金分配的决策都集中到巴菲特一人,但在运营部门,权力则会下放,而不是集权。这就是伯克希尔模式。

  查理与沃伦

  我们感到幽默的事情是相同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相处得很好。很难说我们两个人谁更加智慧。我的幽默是犹太式的,可能因为我有部分犹太血统。

  “如果由你来监管华尔街,你会如何让保罗·沃尔克(Paul Volker)看起来像个娘娘腔?”

  我会在经济上抑制投行和银行,让它们难以像在沃尔克治下那般为所欲为。我会让金融衍生品与文明的基本支撑剥离开来。我们不希望极端投机玷污文明。除了金属等商品,我会限制所有金融衍生品交易。这些新东西全是豪赌游戏,让所有必须的商品交易都陷入困境。赌博不会因为与商业沾边就变得更加美好。这就是一个赌场。你不该能够用50万美元做500万美元的交易。

  如果我是李光耀,我会让金融行业更加不吸引人进入。我会抬高税收,或许在所有的交易上附加托宾税(Tobin Tax)。如果让沃伦来掌管美国,这些衍生品就永远不会存在。

  关于华尔街

  华尔街已经拥有了过多的财富和政治权力,对我们的国家来说,这一系统已经失调。投资管理已经比投资银行荣耀得多。我对此感到极端矛盾。我恨这种情况,当所有聪明的年轻人都挤入金融行业,而中国人则迈进工程领域。如果我们不在系统上作出重大变革,我们很快将陷入更大麻烦。

  关于人性

  我已经习惯了那些知道如何去识别现实的高智商人群,但是现在的人都更加倾向于认为,为了成功不择手段才是有益的。这些人告诉自己:我需要它,我想要它,因此我必须拥有它。我来自一个能够更好看待现实的文化背景。雷曼在迪克·福尔德(Dick Fuld)治下是病态的,想一个锅炉房一样运作。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我有一张小名单,谁也不会被遗漏。

  王传福就像今天的爱迪生

  比亚迪是伯克希尔第一次收购技术公司,也是一个与过去的分水岭。我邀请了中美能源的董事长大卫·索科尔(Dave Sokol)帮忙说服沃伦,这会是一笔好投资。伯克希尔目前拥有10%的比亚迪股份,由于对国外股份的限制。目前,比亚迪正在着力解决对人类文明有益的工程和生产问题。比亚迪拥有1.6万名工程师,创始人王传福的作为就像是今天的托马斯·爱迪生。

  关于自己

  我涉足的是“愚蠢竞争“领域(投资管理)。即使这么愚蠢,我们还能做这么好,所以你们都大有希望。

(编辑:李芳芳)

转发此文至微博 | 评论() | 打印此页
看完该新闻后,你的评价是:
支持
好文章
枪稿
雷人
无语
标题党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新浪汽车|汽车生活原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