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奔驰车主信息被侵害的烦恼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1月20日 08:06   中国青年报 字号:

  本报北京1月19日电

  我姓王,是北京一家广告公司的老总,开一辆奔驰车。

  2002年冬,我买了那辆大奔,但“个人信息烦恼”也接踵而至。

  车上路不到一个月,各种莫名其妙的电话开始打进我的手机。“您好,我是××房地产开发公司,我们认为××高档楼盘比较适合像您这样身份的人!”

  “王先生吗?我是××高尔夫球场,您需要办理我们这儿的会员卡吗?”

  “是王总吧?我能否向您推荐××俱乐部的贵宾卡?我们这儿的服务特好!”

  “先生,您好,我是××航空公司,希望您成为我们航空公司的金卡会员……”

  每天光这些促销电话,就让我烦不胜烦。

  后来,我听许多朋友讲,一些地摊上还有宝马、奔驰车主的个人信息资料卖呢。每本20元,据说,卖得还不错。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在我买奔驰车时,我填了好多有关个人信息的表格,有交管所让填的,有交给汽车交易市场的,还有办理车险登记时填的。上面都有我的职业状况、手机号码。

  难道我的“天机”是在这些环节中被泄露的吗?我到现在也不敢枉下结论。

  2003年秋天,我在办完各种复杂的手续后,在北京CBD买了一套商住两用的房子。还没装修,电话就打进来了,有装修公司的,有卖高档木地板的,卖新式自动窗帘的。

  我一气之下,换了一部新手机加一新号码。哪知道,新手机刚开通3天,一家市场调查公司就打我手机,“王总,我们想请您做一份消费调查问卷。”

  2004年2月的一天,我儿子在朝阳区一家医院呱呱落地了。在医院接生时,老婆给医院留的联系方式是家中的住宅电话。我儿子回到家的第二天,电话就打到家里来了。从婴儿日常生活用品到婴儿早期教育光盘,从婴儿玩具再到婴儿工艺品,各种围绕儿子想发点财的电话,每天至少要接两三个。

  儿子满月的那一天,一家理发店打电话到我家:“这位先生,需要我们理发店上门为贵公子理发吗?”

  作为一个公民,一个消费者,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我的这些个人信息到底是怎么被透露出去的,要不要追究有关人的责任,我又该如何维护自己的个人权利?

  从我的这些个人信息被侵害的烦恼中,我希望咱们国家应尽早出台《个人信息保护法》。因为每次一接到上面提到的那些电话,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真的很反感,很生气。

记者 何春中

(编辑:桑之未)

转发此文至微博 | 评论() | 打印此页
看完该新闻后,你的评价是:
支持
好文章
枪稿
雷人
无语
标题党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新浪汽车|汽车生活原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