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仰融:中国车企海外并购是瞎起哄 送都不能要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6月27日 13:12  经济观察报

  我对辽宁还是很有感情的

  经济观察报:这是非常惊人的大计划了。

  仰融:人生在世也没多少年了,我已经荒废了七年,一定要把损失的时间抢回来。得用猛药,下重拳,才能在这个行业里发展。

  我今天回到这个行业的风险比以前要大,为什么呢?这次失败了,我的事业就该画句号了。

  经济观察报:你刚才还提到了人才因素。

  仰融:人才很关键,正道汽车的CEO是美国通用公司出来的,当然不是通用倒闭后才出来的。这个人叫王川涛。在美国从事汽车行业的华人中,技术管理级别最高的有两个,一个就是王川涛,另一个就是目前北汽集团的总经理汪大总。

  华人在底特律有好几万,但是华人在美国还真没有做汽车公司的。

  经济观察报:好像是有这么一个规律。

  仰融:本人就想挑战这个规律。我去招人,第一句就问,咱们华人能否在美国搞汽车呢?这样就把他们给挑逗起来了,对我说,我们为什么不能搞啊?为什么不能做领头人啊?我说好,你干不干?当然干了!所以我是在挑战,我们华人就要在美国做汽车。

  经济观察报:你在国内也招了一批人吧?

  仰融:大多都是以前我的老部下。国内外的团队是合二为一的。如果今后王川涛在国内的公司出任CEO,他就同时也是美国公司的CEO。

  经济观察报:现在中国企业好多都跑到海外去并购、抄底,你对此有何见解?

  仰融:有个词叫“瞎起哄”。哪个企业值得你去并购?你甘愿去承担人家的责任、债务、包袱,还是你比人家有更好的管理水平?建设一个新公司需要五年,收购一个老公司,并把它管好要十年。这可不是我说的,是丰田说的。

  再者,世界上的任何汽车品牌,在21世纪的开头技术更新换代,刚巧是一个节点。奥巴马出任美国总统后,他提出了节能环保,正好处在分水岭上。今天需要的新技术是什么?整车要轻量化,改用多种钢材形成的车身,要用超强度、超薄钢板,整车回收率要达到80%,重量要减轻20%-25%,高功率,小排量,低排放,市区行驶零排放。

  所以,以前的车厂已经落伍了。原因是今天的汽车工业都不能装备明天的汽车,冲压等完全是不同理念了。这种设备怎么能够生产符合奥巴马要求的汽车呢?你还去收购人家干什么?说难听点,送给你你都不能要。

  经济观察报:如果让你评价自己,你觉得你更擅长资本运作,还是做实业?

  仰融:我还是擅长资本运作。但这两者好像是我人生中的孪生兄弟,已经分不开了,你让我搞空头的资本运作我没那本事,你让我做一个厂长我也没本事,这两个是孪生兄弟,谁也离不开谁。

  经济观察报:你对未来人生有什么规划?

  仰融:汽车是我的一个心病,能够组织好一个很好的团队,把中国的汽车提升到国际最高汽车档次上去,这是我在近五年里要做成的。

  经济观察报:你觉得你将来还有可能跟华晨、祁玉民合作吗?

  仰融:这个问题问得很尖锐,但问题关键不在于我。

  经济观察报:那跟他们谈过了吗?

  仰融:没有。

  经济观察报:为什么呢?

  仰融:我的团队在国内选址,去过辽宁,考察过铁岭,分打得不低。华晨也是可以考虑的,这样的技术用到中华车上,一定能弘扬中华品牌。

  经济观察报:其实你对辽宁还是挺有感情的。

  仰融:我是在那里开始做汽车的,当然是有感情的。

  当初中华下线,走上主席台的时候,最让我满足的就是几千工人给我的掌声比其他任何一位都响,时间更长。我眼泪含在眼眶里,有那么多人认可我。我说,我一定要把工人们带向富强。

  经济观察报:这些年,除了汽车,你还在做什么?

  仰融:我在干五件事情。除了上述汽车项目外,还有四项。

  第一个是在去年并购了北京万业源生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重点项目是做改变土壤、修复地球、分解土壤有害物质的一个微生物有机肥料。如果使用这个技术,将增加8%到10%的产量,而且能够分解土壤里边有害物质,比如说农药的残留量,中国大米可以深加工出口到世界各地,带上绿色食品的商标。别看这是微生物工厂,实际上前景巨大。该公司的金融模型和商业模型本月底就将出炉。

  第二件,是我们现在拥有了第三代内燃机技术,是个革命性的技术,也是使用石化能源,运用到汽车上,折合成每升汽车可以行使300公里,燃烧率可以达到95%以上,接近零污染。同时可以应用到手机、电脑、照明、水暖气、电视机等各个电能领域。美国的专家认为,这个东西一旦工业化以后,那就是要改变世界。

  第三件,我要帮助中国民营企业摆脱融资困境,提供给中小企业一个不能直接上市却能融资的金融模型,用这个工具解决资金问题。这个模型在资本市场还没有,我正在申请专利。

  最后一件是帮助中国出口企业解决每年的坏账问题,我已经在操作一个实体,一个模型。你们都知道郎咸平的“6+1”理论,我有一个方法和务实的操作,能将此理论变为“1.5+3.5”理论。

  对于出口坏账等问题,我在美国成立了机构,正向美国国会申请立法,让中国出口企业来分享这个蛋糕。

  经济观察报:历经沧桑后,你怎么看待你个人的成和败呢?

  仰融:事实上,做企业和做科研不同,做企业你成功99次理所应当,失败一次就遗臭万年。搞科研不同,你失败99次,只要成功一次,就一举成名。对于我所从事的领域,可以说常在河边走,能够平稳就不容易。我十几年如一日,如履薄冰,小心谨慎,不犯错误。偶尔闯个黄灯可以,红灯是绝对不可以闯的。(雷梓 王秋凤 张耀东)

  (本报记者耿慧丽、周洁对本文亦有贡献)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编辑:YiYi)
看完该新闻后,你的评价是:查看更多枪稿雷文>>

支  持

好文章

枪  稿

雷  人

无  语

标题党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更多相关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