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2017年02月06日 10:45 作者:袁文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默默向人们传达着往事的传统街巷,仿若青花瓷花纹般值得观者细细推敲的古老屋立面,助穿行于其间的路人完成时空变换的山体隧道,逍遥于现代科技之外与笔直公路潮汐相伴的迷人海岸……这些不时在记忆中循环播放却显得不太真实的画面,伴着印象里的一段段昭和时代的经典歌曲逐渐变得清晰,尽管多少带着一些如美梦初醒时空落落的不适感,但再次回归现世的我,也只能用图片和文字来化解那份因美好稍纵即逝的遗憾,留住RALLY NIPPON环台之旅的精彩。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还记得2013年4月,拜BMW M Classic Tour活动所赐,我有幸与一些台湾的经典车狂热爱好者们结识,与车相关的互动分享,自那时开始便从未间断过,这无疑也成了让我开始了解RALLY NIPPON的契机。同年11月,RALLY NIPPON首次到台湾环岛,抱着好奇的态度,我随即决定去台北走一遭。尽管当时只是从车主们第一天的下榻酒店追到发车现场,却也仍然能够感受到台湾民众对于经典车的高度认知与热衷,上至花甲老人下至懵懂孩童,他们在路遇古董车时眼神流露出来的无论是新奇、喜悦还是激动,都会让人因为那份真挚而感到幸福。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2016年的这趟台湾旅行,本以为会和三年前的差别不大,毕竟我的确不是一个“背包客”,基本上只喜欢在一地深度享受当地特色文化。谁成想,在飞往桃园机场的飞机还未起飞之前,曾任RALLY NIPPON官方摄影师的大雄哥(本名:陈健雄)问我:“要不要跟我去追车队环岛拍照?”看到这句其实特别期待看到的话,内心戏倒也并不复杂,因为但凡痴迷经典车的人,第一反应想必都会是:“WHY NOT?!”。然而正是这又一次冲动的决定,让整个故事的发展套路如我所愿的意外跑偏了。

  关于RALLY NIPPON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曾经对于RALLY NIPPON的认知仅停留于表面,毕竟日本本土类似的经典车拉力赛也不在少数,比如路线主要集中于冈山县的Vecchio Bambino(取意大利语“永远的男孩”之意)拉力赛,以及穿行于轻井泽田园林间,氛围相对轻松的GiRO di Karuizawa拉力赛(ジーロ デ 軽井沢)等,这些比赛共通的一点是赛程通常不会太长,把它们当成车主们周末两天的娱乐项目也未尝不可。而且各个比赛在沿途停靠点的选择方面,初衷也基本一致,都是以振兴地方旅游经济为目的,所以造访的地点多为颇具年代感,比较有历史背景的景点。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看似简单的绕着台湾开车,却比我想象的要有故事得多,我们不妨先从RALLY NIPPON主办方的负责人开始说起吧。时光追溯到2009年,当时RALLY NIPPON的发起者东仪秀树和小林雄介先生,一同参加了被誉为世界赛车史上最具浪漫氛围和传奇色彩的1000英里耐力赛(Mille Miglia)。随后,小林雄介先生便萌生了在日本策划类似活动的想法,不过当时因为日本本土早已取得了1000英里拉力赛的官方授权,也就是如今已经跑了20个年头的La Festa Mille Miglia,所以小林先生决定承办一个不一样的拉力赛。既然La Festa Mille Miglia的路线仅限于东京周边,那RALLY NIPPON不如就将目光锁定到东京以外的地区。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2013年,为感谢台湾对日本地震灾害的慷慨捐助,小林雄介先生将RALLY NIPPON带到了台湾,希望能通过这一活动让参与者之间、参与者与民众之间,产生心灵上的交流和良好的互动,达到“Heart to Heart”的境界。而实现这一目标所经历的过程,可想而知,也并不像最终呈现在观者眼前时那样简单。在RALLY NIPPON首次环台的前一年,小林雄介先生曾超过20次造访台湾探路,也就是平均每个月都要环岛考察一到两次,相对于那些探几次路就做出路书开跑的拉力赛来说,无论是工作态度还是精力投入,坦白讲都无法相提并论。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为什么要探这么多次路?前期基本上是停靠地点的选择,在基本确定路线之后,再在工作日和节假日的不同时间、不同路况甚至不同天气情况下试跑,记录下实际完成时间,路书上最终印制的时间,也正是参考了诸多情况之后,一个相对更合理的完成时间,以保证整个车队在比赛中的可控性。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报名参加RALLY NIPPON拉力赛的车辆资格审核也很严格,所有参赛车型必须都是1974年12月31日之前制造的,而且不能是那些工业化大规模量产的汽车,这也让比赛变得更具观赏性,因为很多车只有在博物馆里才能见到。台湾在地车主想要加入到车队当中,也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事情,毕竟工作人员的精力有限,要以保证车队每一位车主和车辆都照顾周全为前提,所以最后成功报名,随车队环岛的台湾本土车辆仅有五部,包括1963年款的阿尔法罗米欧GIULIA SPRINT SPECIALE、1963年款的梅赛德斯-奔驰230S、1971年款的法拉利DINO 246GT、1971年款的梅赛德斯-奔驰280 SL(W113),和一部1973年的阿尔法罗米欧GTV 2000,一车双人的参赛费用据悉为60万日元。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日本本土的RALLY NIPPON参赛车辆每年大概在80到85部之间,而受到运输等外界因素限制,环台的车辆目前控制在60到70部之间。2016年的RALLY NIPPON in TAIWAN和三年前一样历时四天,仍然从台北总统府前广场出发,途经桃园、南投、嘉义、台南、屏东、台东、花莲、宜兰,最终回到台北中正纪念堂自由广场的收车庆祝活动现场。虽然路线和之前大致相同,都是当地的历史古迹或地标性建筑,但探路工作仍然是必不可少的,当天每一段的停靠点都会重新进行确认。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一趟一千多公里的自驾旅程,给我触动最大的其实不是秀美的山水,不是热情友好的路人,甚至不是那些每个角度都可以拍下来做成明信片的经典车,那是什么?是整个车队中,那些让我觉得卧虎藏龙的驾驶者们。这当然不是腰缠万贯的一种高B格表达方式,尽管想要照顾好一台古董车,没有一定资本是不行的。RALLY NIPPON的车主们大部分在平时,都扮演着跟车手完全不相关的角色,他们亦或是知名企业的高层、亦或是艺能界的明星,在各种兴趣促成的才艺之间,完美地进行着角色转换,已经成为了这些人生赢家生活方式的一个组成部分,即便是在停车地点的简短交流,也一样会被他们自然流露出的自信魅力所打动。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比如前文提到的东怡秀树先生,他其实是日本知名的雅乐演奏家,擅长雅乐乐器筚篥。气宇不凡的外表,让他在演艺界也颇有名望,曾多次出演过天皇的角色,这次他驾驶的是一部1954年的AC ACE。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驾驶1962年款保时捷356B的45号车驾驶者Emii,是一位日本歌手,副驾驶的领航员是她的妈妈,母女二人每日都以优雅的穿搭和精致的妆容示人,而红色356B复古迷人的线条,让貌若奥黛丽•赫本的Emii,无论身处何地都会成为众人镜头中的焦点。当被问到何时拥有以及为什么会选择这部经典车的时候,Emii的回答也是足以羡煞旁人。本届RALLY NIPPON是她第一次接触保时捷356B,这台车是44号车的驾驶者,也就是开着1968年款兰博基尼ISLERO的父亲,送她的生日礼物。有没有顿时觉得,有钱人在教育方面的品味和差距也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而最值得一提的是25号车,一部前脸萌到极致的1959年款AUSTIN HEALEY SPLITE的驾驶者——奥山清行。如果你是法拉利Enzo的车迷,亦或是一个痴迷于设计的人,那么听到这个名字一定会立刻进入“追星”状态。1959年出生于日本山形县的奥山清行,以“Ken Okuyama”之名为人们熟知,在成立自己的奥山清行设计事务所之前,他曾担任宾尼法利纳的设计总监,负责过法拉利Enzo和法拉利P4/5等项目。这样一位神级地位的设计师,同样低调地潜伏在车队当中,即便在中途因发生事故导致车前脸受损,也仍然坚持跑完了全程。而在被车迷们包围的时候,他也都非常平易近人的配合,所到之处经常可以看到很多年轻人拿着Enzo的车模找他签名。在AUSTIN HEALEY前求合影,他还略显歉意地微笑着说了一句:“哦,可惜身边不是法拉利。”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另外,驾驶48号1957年款梅赛德斯-奔驰300SL和驾驶49号1967年款法拉利275GTB/4的两位驾驶者,其实都不是车主,而是车主派来边开车,边帮助车队维修的私人技师。我曾经单纯主观地认为国外由于车况好路况也好,所以坏车的几率会小得多,然而在随RALLY NIPPON环台一周之后发现,其实并不是这样,毕竟参赛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古董车,多少会有“水土不服”的情况发生,出现问题的情况还真不在少数,所以时常会看到“鸥翼”和“小黄”在路边支援。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RALLY NIPPON还有一点比较值得借鉴,就是每台车上都安装有卫星定位系统,可以通过IMPS进行位置追踪,避免迷路的车辆丢的过于离谱,基本上不需要再安排额外的人力去寻车。我们这些“狗仔队”也可以便捷地查看当前的车辆位置,规划追踪路线,或是计算好提前到达停车点找拍摄机位的时间。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而提到“狗仔队”,本次RALLY NIPPON台湾之旅,有幸见到了不少相当专业的车迷,除了几位曾出现在《座驾》台湾特辑中的偶像,比如开着Martini Racing涂装保时捷911的邦哥、又把莲花Esprit放出来跑的泰哥,以及车模收藏家“甩大”何明峰等等,还有民间自发组织参与到活动当中的经典MINI车队和Vespa车队等。而让笔者印象深刻地还有一位在垦丁认识的大雄哥的朋友侯景钟先生,路上发现总有台相随的Caterham 7 Roadsport SV就是他的车,之所以引人注目,不仅仅是Caterham 7奇特的造型,主要还是因为侯先生在车头贴的源自于P-51战斗机的经典鲨鱼头。让我比较难以置信的是,这台Caterham 7光验车就足足花费了三年时间,这也是为什么侯先生把玩老车的人形容成一种对于美学的坚持。漫长的验车过程主要是台湾严苛的验车法规所致,有关部门规定,车必须有所谓可以遮风避雨的“门”,所以这台车也是算被强制加装了“weather kit”,而尽管搭载的是符合欧6标准的现代引擎,但只有薄薄地一层铝片之隔,噪音还是无法符合标准,所以处理噪音也花费了一些时间。即便如此,侯先生还是坚持办完了手续,而在谈到驾驶感受的时候,侯先生赋予这部英国车的形容词不是优雅,不是绅士,而是“随性”,因为显示不太准确的油表,经常让他担心,会不会因为找不到加油站而迷失在半途中。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侯先生早年间在美国收的第一台经典车是MG,因为从他翻阅过大量古董车杂志的经验看来,MG B和Austin MINI就像是进入经典车领域的入门坎,这些车已经有非常成熟的俱乐部,无论是整修还是定制,都可以找到经验丰富的人咨询。而之所以自己开车从台南追到垦丁,除了觉得“坐在办公室上班很无聊”,主要还是因为车队中的很多古董车,如果没有自己的私人维修场所是很难玩起来的。

  不仅如此,喜欢开经典车的侯先生,每逢假日还会开着自己改装的RX-7赛车,到大鹏湾赛道上参加3小时“友谊”耐力赛,除了没有规格限制,多长时间更换车手也比较随性。尽管国内的CEC超级耐力锦标赛时常会从这些赛车爱好者中,选拔一些人去参加珠海站的6小时耐力赛,但相对于他们个人而言,其实参与这样的活动,能遇到同好才是最开心的,这跟RALLY NIPPON参赛者们的想法也是如出一辙,大家都是以开车、赏景为初衷,比赛和成绩都只是既定的规则而已。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一次台北之旅,变成了环台追车,一念之间决定的“冒险”,让我与昔日经典离的如此之近,而与人交流出来的故事,更是给记忆又留下了一笔无可替代的宝贵财富,受益终生。

时空交错 RALLY NIPPON in TAIWAN 2016
猜你喜欢
华北
北京|天津|石家庄|济南|青岛|淄博|东营|济宁|菏泽
华南
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湛江|惠州|阳江|东莞|云浮|南宁
福州|厦门|南昌|景德镇|萍乡|新余|鹰潭|赣州|吉安|宜春
抚州|上饶|海口
华东
上海|杭州|宁波|温州|湖州|绍兴|南京|无锡|常州|苏州
南通|淮安|盐城|扬州|镇江|泰州|宿迁|合肥
华中
武汉|长沙|郑州|平顶山|商丘
东北
沈阳|大连|营口|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佳木斯
西南
重庆|成都|贵阳|六盘水|遵义|安顺|毕节|铜仁|都匀|凯里
兴义
西北
银川|乌鲁木齐|西安|咸阳|兰州

行业 | 新车 | 评测 | 导购 | 技术 | 行情 | 用车 | 报价 | 二手车 | 视频

精品标签 | 车型大全 | 图片 | 微博 | 社区 | 自驾游 | 美女

手机新浪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