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嗯。”

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离开舒马赫卡丁车馆时,雨不仅没停反而越下越大,自动雨刷摆动得像抽疯一样。打开导航输入目的地:斯帕小镇,尽管斯帕小镇位于比利时境内,但距离位于Kerpen的舒马赫卡丁车馆只有100公里左右,而且相当一部分是高速,因此这一路还算顺利,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算真正地体验了德国高速路。

  不限速又限速的高速路

  说到德国的高速路,我想大部分人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不限速。的确,德国的高速路是不限速的,但也不是完全不限速,比如正在施工的路段,会提前给出限速提示,由120km/h到80km/h之间不等。

  在开车过程中,至少在我视线所及范围内,几乎所有的车辆都是按照限速要求驾驶车辆的,而且听不到鸣笛、看不到开远光灯,最内侧车道(左侧)就是用来超车的,在超车完成之后,再打转向灯并入右侧车道,在这种路况环境下开车,就俩字:省心。

  驶入比利时境内后,不限速的高速路也就和我们说再见了,当然这也跟当地的地理特征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这一点也是通过高速路显示出来的,因为频繁地开始出现上坡、下坡、隧道等路况。没错,越向西南开山越多,可能也正是这种独特的自然条件,铸就了当地极具特色的建筑风格以及无与伦比的斯帕赛道。

  精致的小镇

  说到“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给予我们的想象空间是什么呢?高楼林立?摩登天空?车水马龙?纸醉金迷?比利时的其他地方我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但斯帕小镇给人的印象是截然不同,你没看错,我说的就是“小镇”二字!其实不论是Kerpen,还是斯帕小镇,宁静、安逸、舒适、绿色植被茂盛,是它们的特点,而这点在斯帕小镇显现的就更为明显了。

  流动的油画

  途径的比利时境内山区的房屋多是以木质结构为主,绝对低碳环保,尖尖的屋顶,外墙壁多是以白色、棕色、素色为主的颜色,视觉效果非常素雅,这一路过来,与其说是赶路,不如说是在欣赏流动的油画。

  家一样的酒店

  当我们抵达入住的地方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整个小镇格外寂静,寂静到我们都不敢大声说话。由于当地人口密度极低,机动车的数量也相当有限,因此汽车都停放在马路两边,我们自然也是如此。

  入住的居室尽管不大,但装潢的很温馨、很居家,屋内配有暖气片,随开随有暖气提供,从这点就能大概知道当地的温度了吧。打开窗户,趴二层在窗台上,夹杂着雨水的冷空气扑面而来,我算知道什么是沁人心脾了,一低头就能看到停靠在路边的车,这种感觉好像回家了一样。

  从飞抵柏林到驶达斯帕小镇,已经过去几天时间了,时差基本上算是克服了,加上“折腾”了一白天,所以这“困劲儿”来势之凶猛已经到了难以抵御的程度,就在这么一个宁静的雨夜,终于可以让我顺顺利利地入睡了。

  在德国的那几天,我每天早上一睁眼,看到的时间不是5点多就是6点多(德国比中国晚6小时),但又睡不着了,睡眠不足带来的直接感受就是缺觉,十分缺觉……不过在斯帕小镇的这一宿睡得自我感觉还算良好,但为什么一睁眼后,还是阴天?原来……还在下雨,虽说不大但却十分绵密……

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斯帕小镇还真是个小镇,斯帕赛道距离我们住的地方只有500米,我跟小鹅其实是打算进赛道里参观的,但“线人”提前告之我们,斯帕赛道周一被包场了,应该是进不去的,但大老远的来到了这里,不近距离走访一番,对得起谁啊?

  汽车的水温指针都没抬起来呢,我们就到了,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我们把车开进了停车场,而整个停车场只有我们一辆车,空旷的停车位都让人产生了选择困难综合征,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是F1比赛日当天,这个停车场会爆满成什么样子……一下车我跟小鹅突然愣住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艾尔罗格在此处!

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舒马赫与斯帕赛道(Spa-Francorchamps circuit)

  我们此趟行程的所有设计都围绕着舒马赫展开的,因此来到斯帕赛道也自然有我们的用意,对于舒马赫而言,斯帕赛道对他而言有着不一般的意义。

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第一次出战F1、32号车手

  1991年F1比利时站是舒马赫参加的首场大奖赛,当时德国人驾驶的是Jordan-Ford赛车,在Q1和Q2排位赛上,分别作出1:53.290和1:51.212成绩,最终排在了30位车手中的第7位。而当年比利时站的杆位获得者是效力于McLaren-Honda的埃尔顿·塞纳,身后的车手是已经转投Ferrari的阿兰·普罗斯特,第三位是效力于Williams-Renault的奈杰尔·曼塞尔。

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第一次退赛

  没想到退赛也是来得如此之快,就在随后的正赛中,舒马赫一圈都未能完成(“0 Lap”),就因为离合器故障,结束了斯帕之旅。此外,1991年的F1比利时站完赛率特别低,最终只有13辆赛车完赛,而且当年还只有前六名才有积分(10、6、4、3、2、1),这要是放到现在……也从另外一个层面说明,当年的F1争冠环境更加惨烈,总冠军的含金量也更高。

  第一次夺得分站冠军:1/91的开始

  时隔一年之后,也就是1992年8月30日,此时的舒马赫已经代表Benetton-Ford参加比赛,还是在比利时斯帕站,经过一番角逐,舒马赫力压奈杰尔·曼塞尔和Riccardo Patrese获得了F1职业生涯中的首个分站冠军,从而开启了91冠的宏图大业。

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1992年F1大奖赛全部战罢,同时也是舒马赫首个全赛季结束后,德国人拿到53分排在车手积分榜第三,当年的车手总冠军被108分的曼塞尔赢得,亚军是他的队友Riccardo Patrese,56分。

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站在赛道边,看着整个空旷的阿登山,但脑中却一直在补缺着当年的场景。

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往上走走看。”

  “这雨真是越下越大了。”

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Eau Rouge,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艾尔罗格”,斯帕赛道最知名、最有挑战性的弯!当赛车右转驶过斯帕赛道一号弯后,在车手面前的是一大段下坡路,紧着就是直耸云端的大上坡,F1赛车驶过这里的时速超过300km/h,绝对是一种冲上云霄的感觉。另外,只有你走到Eau Rouge跟前的时候,你才能体会到这个坡度到底有多大,因为走上来的过程跟爬山是一样的。

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因为当天有包场活动,所以有“马修”在位。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用最标准的发音念Eau Rouge,是法语发音,但这大叔教我了N遍之后,我决定还是跟他来张愉快的自拍结束这段对话吧。

  之后,我们又尽可能地去到周围一切可以去的地方,更多的对斯帕这条赛道所见所感。不过由于我没有打伞,加之雨还在一直下,我的鞋跟袜子都已经湿透,身上就更别提了,冻得直打哆嗦,这那是夏天的温度啊。我觉得自己再在户外待着肯定的着凉了,于是我跟小鹅赶紧回到车上,当时车上显示的室外温度只有8.5度,这明明是北京深秋的温度。

  找地儿吃饭

  离开赛场后,我们先得解决一个问题:吃饭。不知不觉间,整个上午就花费在了斯帕赛道,但当我回到入住的小镇的时候,我和小鹅惊奇地发现整个小镇都关门了,没有一家营业的饭馆,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淡季。

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为了填饱肚子我和小鹅不得不开车到十几公里外的地方,唯有吃饱喝足一解饥寒交迫之苦。此后,我们又驾车返回德国,前往此次旅行的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地点:舒马赫博物馆。

遥远的牵挂 圆梦旅行之比利时斯帕赛道

责任编辑:赵阳

新浪汽车官方微信

相关新闻

车型排行

  • *名:
  • *手机号码:
  • *所在城市:

*底价将以短信的形式发送到您的手机,个人信息不会泄露给第三方

  • *手机号码:

*订阅信息将以短信的形式发送到您的手机,个人信息不会泄露给第三方

×
  • *名:
  • *手机号码:
  • *所在城市:

华北
北京|天津|石家庄|济南|青岛|淄博|东营|济宁|菏泽
华南
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湛江|惠州|阳江|东莞|云浮|南宁
福州|厦门|南昌|景德镇|萍乡|新余|鹰潭|赣州|吉安|宜春
抚州|上饶|海口
华东
上海|杭州|宁波|温州|湖州|绍兴|南京|无锡|常州|苏州
南通|淮安|盐城|扬州|镇江|泰州|宿迁|合肥
华中
武汉|长沙|郑州|平顶山|商丘
东北
沈阳|大连|营口|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佳木斯
西南
重庆|成都|贵阳|六盘水|遵义|安顺|毕节|铜仁|都匀|凯里
兴义
西北
银川|乌鲁木齐|西安|咸阳|兰州

行业 | 新车 | 评测 | 导购 | 技术 | 行情 | 用车 | 报价 | 二手车 | 摩托车

精品标签 | 车型大全 | 图片 | 视频 | 微博 | 社区 | 自驾游 | 美女

手机新浪汽车
价格区间
0元
5万
8万
11万
15万
20万
25万
35万
50万
无限贵
选择品牌:
选择车系:
选择车型:
所在地:

真实姓名:

手机号码:

预约时间:

如有疑问,您可以拨打商家咨询热线:
博瑞祥云奥迪  400-669-2535
店面地址:奥迪A1-2011款奥迪A1 1.4T Ego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