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人因汽车套路贷获刑 不具备放贷资质

9人因汽车套路贷获刑 不具备放贷资质
2021-03-11 19:11:17 红星新闻

  还款逾期当晚,张某名下被抵押的车辆,就被公司派出的“风控”(风险控制)人员偷偷用备用钥匙连夜开走。不久前,他在四川南充一家“以按揭车贷款不押车,不看征信,有车就贷”的公司办理了汽车抵押贷款。

  据四川南充市高坪区检查机关指控,在2017年到2018年期间,有11名受害人先后在该公司用车辆作抵押贷款,后因逾期或其他违约行为,车辆被公司“风控”人员开走。之后,车主需支付贷款合同本金、合同金额20%的违约金以及5000元拖车费才能将车辆赎回,否则公司会将车辆变卖,并威胁车主要承担变卖后的车辆事故责任……大多数时候,尽管车辆实际上是被“风控”用备用钥匙开回,而并非拖车拖回,车主被迫支付高额违约金和拖车费

  3月11日,红星新闻获悉,南充市高坪区人民法院日前以敲诈勒索罪对涉事公司9名人员作出一审判决,9人分别被判处11个月至两年两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均系缓刑),并处相应罚金。

9人因汽车套路贷获刑 不具备放贷资质

  [1]

  不看征信有车就贷

  有人开女友的车用假结婚证获得贷款

  张某是四川南充人,2017年初,他找到“成都玖翊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南充分公司”(以下简称“成都玖翊南充分公司”),用一辆大众CC(配置|询价)轿车抵押贷款7万,在公司扣除押金、风险金、服务费,GPS安装使用费等费用后,他拿到手的只有4万余元,因当时急需用钱,张某只好默默接受。

  在此之前,张某已在其他平台申请过贷款,但均未成功。2017年3月,在南充某公司从事信用借款咨询的王某通过公司信贷平台找到张某的电话,根据张某提供的信息匹配了几家信贷公司,但都没办下来。后来,王某向张某推荐了成都玖翊南充分公司让张某成功办理贷款,王某因此拿到成都玖翊南充分公司给他返点的1400元辛苦费。

  警方事后调查发现,成都玖翊南充分公司以按揭车贷款不押车、不看客户征信,不看房产,有车就贷为诱饵大量吸引客户,一些车主在办理抵押贷款前,车辆其实已抵押给其他金融机构。更有甚者,一名男子偷偷将女友名下的车开到公司办抵押贷款,公司员工出面帮其办理了假结婚证,最后让其顺利通过公司“面审”获得贷款。

  办理抵押贷款时,贷款者会跟公司签一系列合同,包括《面谈底稿》、《借款费用清单》、《抵(质)押汽车变卖授权委托书》、《委托书》、《车辆质押借款合同》等,公司有专人负责对材料“面审”。曾陪丈夫前去办理抵押贷款的常女士回忆,相关合同中的违约扣费金额也是空白,只有一份借款费用清单,上面有贷款金额和实际到手金额,以及每月应付的利息、借款期限、押金、评估费等项目。

  “因为合同页数很多,业务员催促按照说的地方签字就可以了,说只要按时还款,合同就没有什么好看的。”一位车主说,签字后,合同被公司拿走,贷款人拿不到合同副本。

  放贷前,客户需将车辆备用钥匙交到公司,公司还会派“风控”前往客户家中“家访”,替客户车辆安装GPS。一名涉事公司员工表示,“家访”主要是核实客户具体家庭住址及行车路线,以便客户违约后安排“风控”人员上门要账和收车。

  放款前,公司会先扣除20%的押金、2%的风险金以及头息、服务费等,往往贷款人拿到手的钱,只有合同贷款金额的60%左右。即便如此,贷款人也只能选择默认。一名公司员工透露,到公司做车贷的人,基本上都负债多,银行征信差,急需用钱但又没办法通过正规渠道办理贷款。

  这也意味着,公司向这样的群体放贷,随时会面临客户无法按时还款的风险。不过,公司并不会就此放弃给这个“高风险人群”放贷,从某个程度而言,客户逾期,照样会给公司带来收入。

9人因汽车套路贷获刑 不具备放贷资质

  [2]

  逾期当晚车被公司偷偷“拖走”

  有人因私拆GPS被逼停,车子被抢

  对那些急需用钱的车主而言,在轻松获得贷款以解燃眉之急的同时,也不得不承受还款一旦逾期带来的后果。

  2017年9月的一天,常女士因小产住院,丈夫李先生在医院照顾未及时给公司打款还钱。他原本打算第二天还款,但当他早上6点过起床,便发现车子不见了。很快,他就收到公司发来的短信,称“因违约车辆被拖走”。

  之后,李先生和妻子到南充分公司找到经理张某,对方提出需支付9600元违约金、5000元拖车费、利息以及本金共计51320元才能将车取回。期间,张某拿出李先生此前签订的贷款合同,这份合同上只有李先生的签字和手印,并无公司盖章以及公司名称,张某之后在合同上填上个人信息,这样,此事就变成李先生与张某二人的借贷关系,与公司无关。

  双方之后发生冲突,李先生觉得公司要价太高,取车事宜一直未协商好,车辆后被公司开回成都。之后,李先生也一直未取回车辆。

  客户车辆出来因逾期会被“风控”偷偷开走外,还有人因私自拆除“风控”安装在车上的GPS定位器,车辆在路上被“风控”逼停,车子被强行抢走。

  裁判文书内容显示:2017年3月11日下午3点左右,在按期偿还3期贷款后,袁某突然接到陈某电话,称车子被人“抢走”。此前,袁某为偿还陈某公司的债务,找成都玖翊南充分公司抵押贷款拿到5万余元,因一直未还清陈某公司债务,袁某车辆便一直放在陈某公司。当天下午,陈某将车开到修车店拆下成都玖翊公司南充分公司安装的GPS定位器,但他很快就发现被人跟踪,后车跟他闯过一个红灯后,在路上将其逼停,后车下来的成都玖翊公司南充分公司人员将车辆抢走。

  事后,陈某和袁某找到南充分公司,经过协商,后通过另一中间人帮忙给了8.3万后才将车取回,其中3000元系违约金。袁某说,因车辆一直停在陈某处,陈某将GPS取下来的行为被成都玖翊公司南充分公司认定“违约”,因此车子才被“拖走”。

9人因汽车套路贷获刑 不具备放贷资质

  [3]

  公司“风控”每拖一辆车提成1000元

  有车主因没钱赎车致车辆被公司卖掉

  几乎所有逾期的客户,车辆都是在逾期当晚就被公司的“风控”人员连夜“拖走”。

  据涉案公司相关负责人交代,“风控”是整个公司的核心组成部分,公司效益主要看“风控”工作得不得力。客户违约,“风控”能否及时把抵押车辆收回非常重要,所有“风控”人员均是外地人,因为本地“风控”容易在把控风险上掺杂个人感情,造成公司资金流失。此外,一旦“风控”人员在收回违约客户车辆时发生纠纷,也可快速脱身,不容易带来后续麻烦。

  贷款客户一旦逾期,成都总公司法人谢某会在微信群发布“拖车”指令,“风控”闻风而动,拿上客户留在公司的备用钥匙、合同复印件和液压钳和信号屏蔽器,根据GPS定位赶在晚上12点前找到客户的车辆,等时间一过12点,就将车开回南充扣留。一名“风控”人员表示,如果客户车辆方向盘上锁,他们会用液压钳和钢锯将锁剪断,用屏蔽器是防止客户或别的公司找到车辆位置。

  上门催收前,“风控”会把客户此前签订的空白合同填写完整。涉案人员表示,如果逾期客户想报警,“风控”会出示合同强调是个人借贷,拖车是合法的,在后期起诉中,公司会以个人名义起诉客户,以此规避一些法律风险。

  虽然逾期客户的车辆并非由“风控”联系拖车拖回,但公司仍以“拖回”为由收取5000元拖车费。一名“风控”人员说,每“拖回”一辆车可获得1000元提成。

  逾期客户车辆被“风控”开回入库后,“风控”部门负责人便发短信通知客户,让其联系“李经理”谈判取车。“李经理”专门负责贷后谈判工作,但他并不在公司领工资,只是根据与客户协商的逾期费来获得10%—15%的提成。  

  一位逾期客户表示:“当初贷款签订合同时,根本就没细看合同内容,基本都是听接待的工作人员口述,当时没说违约的情形,违约扣费项目不知道,只说不违约就将前面扣的保证金还他,违约后去取车才知道要给20%的违约金和5000元拖车费,前面交的保证金一分不退”。

  如果客户没钱及时将车赎回,公司则会在3个月后将车辆卖掉。一位通过抵押拿到3.7万元贷款的车主,因逾期未及时拿钱取车,几个月后得知车辆被卖,他最后不得不支付7万元才将车子取回。

9人因汽车套路贷获刑 不具备放贷资质

  [4]

  涉案公司不具备放贷金融资质

  相关人员因敲诈勒索罪获刑

  如今,这家位于南充市高坪区天来国际写字楼内的公司已不复存在。红星新闻通过“天眼查”查询显示,公司已是注销状态。

  “天眼查”信息显示,成都玖翊汽车南充分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汽车信息咨询、代驾服务、会务服务等,没有抵押贷款经营业务。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南充监管分局出具的说明亦证实:成都玖翊汽车南充分公司不具备放贷等金融资质。

“天眼查”信息显示,成都玖翊汽车南充分公司已于2018年被注销“天眼查”信息显示,成都玖翊汽车南充分公司已于2018年被注销

  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裁判文书内容显示,南充市高坪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称,2017年2月初,杨某、谢某在成都和南充分别成立成都玖翊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及南充分公司,南充分公司以按揭车贷款不押车、不看客户征信,不看房产,有车就贷为诱饵、散发广告卡片、以8%的高额返点吸引同行业务员带客户向其贷款,签订合同时,只借款人签字,无公司签字及印章,且所有合同的空白处均未填写内容,公司要求客户留一把车辆备用钥匙,并在被抵押的车辆上安装GPS。被害人违约后,“风控”人员擅自用备用钥匙将被害人车辆开走,告知被害人联系李某协商取车事宜,在协商过程中威胁被害人支付合同本金、合同金额20%的违约金、5000元拖车费,否则变卖被害人车辆,被害人基于害怕车辆被卖后还承担车辆事故责任,被迫支付高额违约金和拖车费。根据检方起诉书内容,本案共涉及11名受害人,相关经济损失7万余元。

  高坪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杨某、谢某等9人未经国家有关机关批准,设立公司非法从事贷款业务,并以相关被害人违反借款合同未按时还款为由,使用车辆备用钥匙将车开回公司或强行抢车,之后采取威胁的手段强行索取违约金和拖车费,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鉴于部分被告人退赔了被害人钱财,或有投案自首等情节,可依法从轻处罚。

  日前,南充市高坪区人民法院一审依法判处9名涉案人员11个月至两年两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均系缓刑),并处以5000元到2.5万元不等的罚金。

新浪汽车公众号
新浪汽车公众号

更多汽车资讯,涨知识赢好礼扫描二维码关注(auto_sina)

相关车系

实时热搜

更多>>
点击查看完整榜单

热门视频

更多>>

热门车型

更多>>

竞争力对比

更多>>

购车帮帮忙

更多>>

汽车黑科技

更多>>

精品原创

阅读排行

新浪扶翼

行业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