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汽车>行业>行业新闻>正文

当下设计逻辑如何迭代出“新物种”

当下设计逻辑如何迭代出“新物种”
2019-05-10 23:25:30 新浪汽车

从今天的审美观来看,按照传统汽车的设计逻辑和布置形式,又该如何在未来十年或二十年的时间中,迭代出真正的新物种?

当下设计逻辑如何迭代出“新物种”

  “设计:个人、共享与新物种”是2019第十一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分论坛论的一个议题,在新四化发展的大趋势下,本场议题也将焦点落在了“新物种的进化和设计”上,而作为从事创造性工作的汽车设计师们,他们在现场分享见解了自己的见解。

  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教授傅立志(主持人):谈起新物种,从历史上看,从马车到汽车的变化,是一个动力形式的变化。所以,今天对于汽车的审美基础是建立在有发动机的基础之上的物种。

  而在新四化的驱动下,新物种的发动机很可能就不见了,如果再加上L5的全自动驾驶,驾驶员甚至都不必向前看了。这种情形下,整个格局可能会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们今天提出的新物种是指这个意思。

  然而,事实上今天还远没有达到这种境界,但可能在十年或者是再悲观一点二十年,自动驾驶恐怕总归是落地了。所以,从今天的审美观来看,按照传统汽车的设计逻辑和布置形式,又该如何在未来十年或二十年的时间中,迭代出真正的新物种?

  合众汽车副总裁兼设计中心总经理常冰:

  关于新物种我有这么几个观点,我觉得大家谈论新物种的时候往往容易想象成全新的、革命的新物种,但是我相信新物种还有另外一个含义:将传统产品的不足认识清楚,加持上一些新的东西,并把它这些缺点改造得更好、更完美,这也是一种新物种。

  创新一般分为两种,有革命性的创新,也有基于前人基础上去改造性的创新。但平时工作或生活中对交通工具的需求已经满足了大部分的场景,而实际上,在传统物种上改造就已经完全可以满足所有的场景需求了。

  比如说我们坐传统车的时候,第二排座椅必须正襟危坐,腿和背部才能得到很好的支撑,但是我们坐车的时候很少有这种非常正规的姿势,往往是有点接近“葛优瘫”的状态,而这个时候的你却觉得大腿的支撑不够。

  这些问题在传统汽车上存在这么多年始终没有解决好,我们能不能把日常的场景和我们经常遇到的小的不足改造好?这是不是也是新物种的创造方式?而不是一定把传统的都抛弃掉,一定要创造一个完全不同的东西。

  比如像汽车,我是70后,小时候看的科幻作品中,21世纪的汽车是可以在天上飞的,可是现在已经进入21世纪了,还没有像电影里那样飞起来,我们真正需求的是对传统物种的改造,这种需求是重要的。

  所以,我们不必要把新物种理解得过于狭隘。

  PSA集团亚洲研发中心设计总监龚冯友:

  在今年年初日内瓦车展上雪铁龙发布了一辆非常有意思的小车,叫作AMI ONE CONCEPT,法语是“朋友”的意思,它就是一个新物种。

  有很多媒体试驾后笑称“这是一款雪铁龙老年代步车”。但我就想说:Why not?它的诞生是为了取代公共汽车、自行车和地铁的另外一种出行方式,由于设计时速不高,不能上高价,所以并不会影响高速道路的交通。

  里面的内饰设计都以更加简洁的方式呈现,所有的操控都集成在中央的转向柱上,从而留出更大的空间作为储物。

  所以,我很同意刚才常冰总说的,所说的新物种,是很难做到革命性的,很多东西都是从现有的东西上进化来的。

  上汽乘用车技术中心副总设计师兼全球设计总监邵景峰:

  谈到新物种,外界始终觉得这是设计师的责任,我到是希望这个话题也能分在其他环节,让工程环节的人也来参与讨论这个话题。

  很多人认为这是设计师的责任,但往往新物种的诞生是受到外界多方面的影响才演变而来。比如会受到政治因素、社会因素和经济发展因素的多重影响。

  新物种有一个理论叫“颠覆性创新”,颠覆性创新不是说想做就能做出来的。有一本书叫《谷歌是如何工作的》,我们可以从中发现在创新领域要如何实现新物种的端倪。

  在这里我更想利用这次论坛给我们设计师解解压,在谈到新物种的时候必谈设计师肩负的重要使命,其实更多要看一下技术、科技到达什么程度。包括老百姓,他们对新物种的看法也是一头雾水。

  设计师有必要把新物种的定义去定义清楚,尤其在跟科技的结合上,到底是用一种科技的力量改变出行的方式,还是用设计师的价值去发生了转换,这一点其实要有很多的商讨的。

  我们更希望能够看到设计师、工程师和管理者同台谈这个问题,而不光是设计师和设计师之间谈的问题。

  在上汽设计大赛上能看到众多选手的作品都是新物种,但是落地之后会发现这些新物种都发生了变异,这个过程是值得社会探索以及值得我们论坛去探索的。

  长安汽车全球设计总监陈政:

  新物种诞生实际上由内而外的,外部的环境,内部的构成其实都是我们创造一个新物种的机会,它包括创造过程中的各个环节。

  实际上新物种的观念不仅仅是形态上的新变化,有可能是在整个大环境下身份的变化,这也是一种新。

  这个地方不对新物种做更多的描述,刚刚其实有一张PPT,我们把模式的新和业务的新做一个组合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可以涵盖到所有的创新在里面。

  回答一下傅老师所提到的,设计师在企业内部除了做本质的造型工作、设计工作以外,实际上我们是在对一个企业的创新往前推。我认为设计师有当仁不让的角色在里面。

  因此,有很多精力可能要花在如何说服我们的商业上。这不仅仅要着眼于当前的利益,还要看到如何在更长远的利益中,把创新和尝试创新一直做下去。这一点其实也遇到了很多的困难,也希望和各位一起做探讨,如何能够把创新在这个行业里生根和继续做下去。

  广汽研究院副院长、概念与造型设计中心主任张帆:

  我很同意常冰的观点,对于新物种的认识有可能并不一定是在我们概念当中的,那种截然不同事物的才叫新物种。

  为什么今天有那么多人在讨论新物种?一是因为中国市场上整个互联网技术、智能化、网联化、电动化发展得如火如荼,所以,大家才会非常热闹地讨论这个话题。二是中国实际上是缺乏传统汽车文化根基的,没有这样一个汽车传统文化根基的负累,在时代的转型中我们可以更快速地转型。

  在新车的设计、开发当中,新物种表现实际上非常突出。比如大屏幕的应用,现在中国在新车的开发当中,大屏幕的应用是全世界激进,或者是最先进、最领先的。而且这个也是顺应时代潮流、顺应消费者需求的变化。

  有人说现在汽车屏幕尺寸的大小变成新的,和发动机性能具有同样重要性的指标。消费者谈论发动机的输出功率越来越少,但是谈论屏幕尺寸大小的却越来越多,这实际上就是一个转变,而这种转变一定会带来对于车的新的认知、对于需求的新的转变,进而引发对于整个汽车设计和开发的转变。

  对设计师来说,现在技术的进化给我们提供了更大的发挥的余地,我们在画车的时候都喜欢画大轮子,把轮子画在车的四周,现在的技术正好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自由度。对于新物种来说,我们在不断地演进、不断发明、不断进化当中。另外对设计师来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时代。

  滴滴汽车产品规划与移动出行设计总监冯超:

  作为出行公司的设计师,我并没有惊人的说法。我觉得新物种其实还是两个层面的事情,第一,我非常同意邵总的看法,我认为新物种的新是底层的基因层面,也包括刚才张总说的新。

  纵观所有交通工具的发展,其实都是科技的变革才引起了新物种的诞生,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我参加过第七代凯美瑞和第八代凯美瑞的设计,但是你问我第八代和第七代之间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我认为它没有,而且不是新物种,但不影响它是一款好车。

  今天看AlphaGo可以在三天学会人类过去一千年所有的棋谱,它是新物种,为什么?因为它的迭代速度不一样、进化速度不一样,这是我认为的,从基因层面和技术层面上看,对于汽车发展来讲最大的机会。

  我认为今天的设计师是要有一点点黑客精神的,未来的设计师不能只是单纯的美学的造型设计师,他要懂一点点技术。很可能今天在设计前大灯,未来就有可能成为汽车真正的眼睛;今天设计的前格栅,未来或许具备了感知的能力后它就成了汽车的鼻子。

  只有设计师有了这样的能力,对科技有一定的感知,未来的汽车才能更好的创新。

  第二就是在场景的应用上,比如丰田e-pallete就是一个非常清晰的场景,这是最近几年对场景应用的最好的描述。在给设计师创造机会的同时,也是创造新物种一个非常好的切入点,同时也就要求未来的设计师要有产品经理的思维。

(责编:林嘉兴)
新浪汽车公众号
新浪汽车公众号

更多汽车资讯,涨知识赢好礼扫描二维码关注(auto_sina)

购车完全指南

更多

汽车黑科技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最新视频

更多

车型推荐

换一批

车型排行

更多

推荐阅读

联合制作

热门搜索

更多

新浪扶翼

行业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