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燃油税是否来得有点陡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1月21日 14:28  成都商报

  有报道说,燃油税很可能自12月1日起开征,税率可能在30%~50%之间。目前国内的油价很可能参照已经实施燃油附加费的海南省,油价下降大概1元/升;按照30%的燃油税税率算,加收燃油税1.5元/升,这样算来油价最终可能上涨0.5元/升。

  不妨将燃油税作为法律博弈的样本

  □邓聿文(北京 学者)

  在过去的10年里,燃油税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如今国际油价大跌,有关燃油税出台的讨论因发改委能源所所长韩文科最近一次的吹风而骤然升温。

  纯粹从技术角度考虑,目前的确是推出燃油税的好时机。无论从外部环境还是各方对燃油税的认同来看,燃油税改革的出台都水到渠成。但是,任何一项制度的变革尽管有时机方面的因素,更重要的是该制度所涉及到的利益调整和分配是否均衡,利益分配相对均衡,制度的推出就相对容易;否则,阻力就较大。

  就燃油税来说,国际油价在低位时固然是一个较佳的出台时机,然而却不是决定其出台的关键因素。因为国际油价的涨跌是我们无法控制的,纵使推出时国际油价处于低位,但总有上涨的时候,而且从石油的供求来看,国际油价长期向上的趋势应不会改变。这都是我们迟早要面对的现实。另外,燃油税从1997年提出开始,这期间国际油价并非没有回落的时候,但还是一直拖到现在出不来,可见,制约燃油税出台的主要因素不在于外部的时机问题,而是相关各方的利益分配关系没有协调好。

  从目前社会对燃油税的讨论来看,虽然舆论对改革的必要性达成了共识,但对改革的方案分歧却很大。比如,是采取定额征收还是采取定率征税;若定率征税,税率又是多少。再如,费改税后,目前养路部门的几十万职工又如何安置,等等。在这些问题上,要达成一致意见,很难。

  鉴于石油在国民经济和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燃油税开征牵涉到不同部门、行业和人群的利益,而他们对燃油税的期望是不一样的,有时甚至截然相反。总起来说,燃油税涉及到的利益关系主要包括:财政和交通部门、中央和地方、消费者和政府。如果燃油税开征,收费(税)权力就从目前的交通部门转移到了财政税务部门,除了交通部门的几十万员工需要妥善安置外,现在的路桥收费是由各个省份的公路监管部门收取,收费所得中相当一部分要归入地方政府;一些地方路桥也由企业、个人投资兴建,燃油税改革后,这笔钱将上缴国家财政,然后再从中划转一部分到交通部门用于修路、养路,这样可能就会影响地方政府利益。另外,如果按定率征收,税率是消费者希望的30%-50%,还是一些专家主张的100%?可以说,如何平衡不同部门、行业和群体的利益,对立法者是个考验。

  有鉴于此,我认为不妨将燃油税开征作为法律博弈的样本。目前我们已经进入到利益多元化的时代,利益博弈从过去的经济和政策层面延升到了法律层面。立法实际上就是一种权力和利益的再分配。而我们过去制定的许多法律和制度,却是在利益主体发育不明显的情况下,由少数相关权力部门代为制定的,它体现的只是这些权力部门的意志,其他利益主体的利益都被忽略了。这就是部门立法的弊端,因为它没有经过相关行为主体充分的利益博弈,也就很难谈得上公正。有些法律制度虽然在制定过程中博弈比较充分,但由于缺乏正当程序,部门不同意见形成的交涉,往往成为无原则的讨价还价。其最终形成的结果,也不是公众所期待的。因此,法律和制度要相对公正和优良,只有在多元利益主体重复博弈形成相对均衡的态势时,才有可能。

  就此而言,我不赞成燃油税为赶一个好时机而匆忙推出来。如果燃油税的开征能成为今后法律博弈的样本,再晚一点出台又何妨?

  燃油税不能“趁火打劫”

  □盛大林(郑州 媒体从业者)

  千呼万唤,燃油税的开征很可能就要成为现实了。可是,即将开征的燃油税是社会各界所期待的燃油税吗?它对车主、企业以及整个经济运行意味着什么?要弄清这个问题,必须先算算账。

  作为一名车主,我知道,在挂牌之后,除了路桥费,每年需要缴纳的只有养路费和车船税这两种。拿轿车来说,养路费是每车每年1200元左右,车船税是每车每年300元左右。各地虽有差距,大体上差不多。也就是说,开征燃油税后,每车每年被免除的旧税费为1500元左右。而需要新交的燃油税有多少呢?

  资料表明,轿车的平均年里程约为3万公里,实际平均耗油量约为百公里10升,也就是说,每车每年的用油在3000升左右。以1.5元/升计算,每车每年要支付的燃油税为4500元,即为1500元的3倍。如果是物流或客运等行业的营运车辆,每年行程在10万公里以上,负担就更加沉重了。

  也许有人要说,不想交那么多燃油税,可以选择小排量汽车或者尽量少开嘛,国家“费改税”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节能减排。可是,节约是有限度的。尤其是营运车辆,可节约的空间非常小。

  据报道,美国燃油税的税率是30%,日本是120%,德国是260%,法国是300%。单看这些数字,中国把燃油税率确定在30%~50%之间确实不算高。但各地成品油价格基数并不一样,燃油税所涵盖的内容也不一样。比如,目前美国的93号汽油零售价只是3.79元/升,远远低于中国的6元/升左右;而且国外基本上没有收费公路,即不存在路桥费。

  世界性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影响正在加深。国内企业停产破产的数量在增加,坚持生产的企业也在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与此同时,失业人数也在增多,很多市民和职工的工资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都在缩水。在这个时候开征“增负”型的燃油税,岂不是“趁火打劫”?

  燃油税,要紧的是国家态度

  □祝俊初(成都 大学教师)

  开征燃油税是社会翘首期待太久的善政、法治。一方面,当它1999年写入国家法律时,就表明增进利益分配公平、协调、和谐和助益财政运行规范化、低成本、可监督等已获公民普遍认同;另一方面,它一次次箭在弦上又一次次开弓回头,罕见的好事多磨进程已折腾得人心异常,既积累起强烈失望,也累积起强烈渴望。

  正因开征燃油税有高度共鸣的社会诉求,有一触即发的社会情绪,韩文科与不愿具名的研究员的话才会具备如此大的传播效力。

  所以,两人说话形同火上浇油,实际上表明,对早已形成公民共识、成为法律要求的国家开征燃油税,混合着强烈的失望与渴望的社会情绪,时下已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呼唤国家态度。

  开征燃油税的国家态度,虽可说1999年法定时就已明确,但实施至今难产,未来预期不明,真相莫衷一是,传闻此起彼伏,民心被搅扰,市场被影响,利用国家信息真空而散布不实消息牟利成为可能———以这种混沌、混乱的现实,按民主、法治的要求,国家无疑应向公民传达有关真相,表明具体态度。至少,对现在燃油税将会何去何从,国家不能够保持沉默。

  马上开征吗?方案呢?听证否?在征收技术、部门间和中央与地方间的利益协调上有无障碍?若无,何未开征?若有,是哪些?咋克服?择不到的机还择不择?择什么?谁来择?怎么择?择到哪天止?需不需修改法律,取消征收而继续行政收费?在这些问题上,明确的国家态度,事涉法律的应由全国人大表达,事关行政的应由国务院表达。

  心细者或已注意到,11月19日英文《中国日报》报道,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已由中央考虑成熟,可望在“20天内”宣布实施,此改革可能和燃油税改革同时推进。而11月18日韩文科却向某媒体称,他并未说过燃油税马上要推出。其实,专家或官员,说过或没说过什么都无关紧要,要紧的是政府说话。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更多相关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