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汽车>汽车看点>自媒体>正文

GBN观察 | 蔡澈的遗憾和康林松的挑战

GBN观察 | 蔡澈的遗憾和康林松的挑战
2019-05-24 08:05:28 帮宁工作室
GBN观察 | 蔡澈的遗憾和康林松的挑战

编译 | 杨玉科

编辑|宋家婷

来源| Bloomberg

来自帮宁工作室(gbngzs)的报道

2019年5月22日上午11时21分。德国柏林。戴姆勒2019年度股东大会。

66岁的蔡澈博士(Dr. Dieter Zetsche)最后一次以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的身份致辞,并向5000名股东汇报工作。

同样的身份,同样的场合,在做完第13次演讲后,他在戴姆勒43年职业生涯亦宣告结束。

之后,蔡澈将成为戴姆勒监事会成员。2年后,当2021年戴姆勒股东大会结束时,他将接任曼弗雷德·毕肖夫(Dr. Manfred Bischoff)成为戴姆勒监事会主席。

时间定格在这一刻。

他曾经许下的承诺——削减成本,提高效率,以恢复利润率仍言犹在耳,他将这些承诺以及这个前所未有的行业剧变一起留给他的继任者。

权杖交至康林松(Ola Källenius)手上。作为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成员,康林松负责集团研发及梅赛德斯-奔驰汽车研发,任期为5年。

“我们不能也不会满足于目前盈利水平。一切成本都在评估之中:包括固定成本和可变成本、物料和人员成本、投资项目、垂直整合和产品范围成本。”蔡澈在戴姆勒股东大会上表示,这为公司未来发展方向定下基调。

戴姆勒的目标仍保持不变。到2021年,将梅赛德斯-奔驰轿车(包括梅赛德斯品牌和smart品牌)和梅赛德斯-奔驰厢式货车的利润率恢复至8%~10%。

重型卡车和客车分部的目标是,实现8%的可持续回报,并“进一步挖掘潜力”。

GBN观察 | 蔡澈的遗憾和康林松的挑战
GBN观察 | 蔡澈的遗憾和康林松的挑战

01.成就与缺憾

“白胡子老头”蔡澈,在戴姆勒集团工作已经超过40年。

1953年5月5日,蔡澈出生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1976年毕业后即进入戴姆勒研发部,历任总工程师助理、总工程师,也曾作为集团董事负责销售,2006年成为董事会主席兼总裁。同时,蔡澈也是执掌奔驰时间最长的领导人——2005年以来,其一直担任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部门负责人。

GBN观察 | 蔡澈的遗憾和康林松的挑战
GBN观察 | 蔡澈的遗憾和康林松的挑战

现年66岁的蔡澈和现年59岁的首席财务官Bodo Uebber(也将离开戴姆勒),两人曾协同主导,将戴姆勒从一家包括航空控股在内的工业集团转变为一家专注于高档乘用车和商用车的公司。

他们的主要决定之一是在2007年将克莱斯勒(Chrysler)出售给瑟伯罗斯资本管理公司(Cerberus Capital Management),当时金融危机尚未将这家美国汽车制造商(克莱斯勒)推向破产境地。

与克莱斯勒合并之后,由于质量问题影响了销售,奔驰曾于2005年、2011年先后被宝马、奥迪超越,痛失全球豪华车销量冠军之位,并沦为第三。

此后在蔡澈的力主下,两方伙伴对梅赛德斯进行了痛苦的重组。重组措施包括裁员数千人,重组设计,扩展该品牌的紧凑型汽车产品等,最终梅赛德斯于2016年从宝马手中夺回全球豪华车销量桂冠。

蔡澈的另一成就是,成功重整中国市场业务,并在2017年使之上升为梅赛德斯-奔驰全球最大单一市场。中国市场权重的升级,也是其连续三年稳坐全球销冠的最有力支撑。

“蔡澈在塑造戴姆勒股份公司的过程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确保了企业在未来出行方面的战略领先地位。他也充分证明了其有能力在低谷时期领导公司,并激励员工为实现宏伟目标而不懈努力。”对这位执掌奔驰时间最长的领导人,毕肖夫给予了中肯评价。

GBN观察 | 蔡澈的遗憾和康林松的挑战
GBN观察 | 蔡澈的遗憾和康林松的挑战

不过,“登顶易,坚守难”。诚如其在2016年戴姆勒巅峰时刻所言,荣光谢幕的蔡澈仍有不少遗憾。

其一便是,此前“分开”后的两家汽车制造商现在都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即如何分配不断萎缩的利润,并节约资源,投入到电动汽车和数字服务中,而且,而这种转型的回报还遥遥无期。

其二则是,全球行业裂变下的戴姆勒如何保持霸主地位

为此,蔡澈主导并见证戴姆勒启动了公司历史上最大的变革,包含“产品、技术以及商业模式和公司文化”。

2018年7月,戴姆勒正式公布史上最大的组织架构调整之一:将原有的五个单元“瘦身”至三个子股份公司。

即将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戴姆勒卡车、梅赛德斯-奔驰轻型商务车、戴姆勒客车和戴姆勒金融服务整合为梅赛德斯-奔驰股份公司(Mercedes-Benz AG)、戴姆勒卡车股份公司(Daimler Truck AG)和戴姆勒出行股份公司(Daimler Mobility AG),员工人数分别达到175000人、100000人和13000人。

在此次股东大会上,戴姆勒给出了更加明确的新组织架构施行的时间表:股东们将对新的组织架构做出投票。新的架构或将在2019年11月1日开始生效。

其中,梅赛德斯-奔驰股份公司将负责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以及梅赛德斯-奔驰轻型商务车业务;戴姆勒卡车股份公司将负责戴姆勒卡车和客车业务;戴姆勒金融服务股份公司将在2019年7月24日正式更名为戴姆勒出行股份公司。

三家公司都将成为注册于斯图加特的德国股份公司。戴姆勒在德国的大约13万名员工将被分配到梅赛德斯-奔驰股份公司和戴姆勒卡车股份公司。

02.继任者的难题

当天的会议结束时,蔡澈将权杖交给了49岁的康林松。值得注意的是,康林松也是梅赛德斯-奔驰首位非德国籍CEO。

1970年出生的康林松,于1993年加入戴姆勒集团,在戴姆勒集团工作已有26年,先后在采购、销售、研发等部门担任领导人,2017年1月被蔡澈擢升为研发总监,全面负责戴姆勒集团研发业务。

GBN观察 | 蔡澈的遗憾和康林松的挑战
GBN观察 | 蔡澈的遗憾和康林松的挑战

二者的交集还在于,在蔡澈任职期间,“硅谷管理模式”倡导者康林松曾全力支持蔡澈改变戴姆勒原有的严格等级制度。

蔡澈对这位继任者显然很满意。在写给员工的公开信中,蔡澈表示,康林松的才能和国际视野赢得了他的尊重,并获得了不同领域同事的认可。

不过,当下康林松肩上的担子并不轻。这位瑞典籍高管上周首次透露了他的战略,即承诺让戴姆勒更加环保。

蔡澈曾于本月对记者表示,汽车制造商有责任去证明,他们能够从电动汽车中获得足够的利润率,从而提振股价。此前,股价一直受到挤压,是由于投资者认为,传统汽车制造商对采用新技术准备不足。

雪上加霜的是,不断加剧的贸易困境威胁着汽车出口;同时,关键市场实施的越来越严格的排放限制。明年将在欧洲生效的更严格的碳排放法规,将是最大的障碍,许多汽车制造商可能因此面临巨额罚款。

美国投行Evercore ISI公司分析师Arndt Ellinghorst上周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从未见过如此重大的事件风险。”

戴姆勒还在努力应对对其柴油车尾气排放问题的调查,以及德国当局强令的召回。据彭博行业研究评估分析,该公司在美国的柴油车诉讼风险可能超过40亿美元。

戴姆勒的大部分利润来自大型SUV和轿车。该公司预计,到2030年,全球超过一半的汽车将是全电动或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戴姆勒计划到2039年将其全线车型实现碳中和。

康林松还需要扭转因梅赛德斯核心模块下滑而导致的利润下滑,第一季度,这些核心模块收入下滑37%。

股东们将投票表决一项重大企业改革方案,这是自与克莱斯勒合并以来最大规模的企业改革。戴姆勒集团将被拆分为三个在法律上独立的实体,包括汽车、卡车和金融服务。

虽然,这种新结构改革将带来巨大的成本压力,但其目的是加快决策速度,让各个模块更通畅地建立合作关系。然而,投资者却认为该做法不是长远之计,他们主张将卡车业务单独上市,类似于大众集团(Volkswagen Group)对Traton的方式。

到2022年,戴姆勒将花费100亿欧元(112亿美元)开发10多款全电动汽车,其中包括微型汽车品牌Smart。这家汽车制造商本月已经启动销售梅赛德斯-奔驰EQC,以此来挑战特斯拉的Model X。

为了降低成本,释放资金投入到新技术中,蔡澈三个月前宣布了“全面”的应对措施,但至今尚未提供细节。

GBN观察 | 蔡澈的遗憾和康林松的挑战
GBN观察 | 蔡澈的遗憾和康林松的挑战

戴姆勒最近与之前的劲敌宝马在移动服务和自动驾驶方面建立了合作关系,移动服务合作包括短期租赁和叫车服务。这是行业转型的一个迹象。

康林松上周的言论透露着与同行、供应商和科技公司的关系将进一步加深。

他的新任首席财务官哈罗德·韦赫姆(Harald Wilhelm),上月刚刚从空客公司(Airbus)离职,将在此次年度股东大会之后正式履职。此前,哈罗德曾一直负责戴姆勒克莱斯勒航空航天公司(DaimlerChrysler Aerospace)的并购业务。

新浪汽车公众号
新浪汽车公众号

更多汽车资讯,涨知识赢好礼扫描二维码关注(auto_sina)

购车完全指南

更多

汽车黑科技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最新视频

更多

车型推荐

换一批

车型排行

更多

推荐阅读

联合制作

热门搜索

更多

新浪扶翼

行业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