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汽车>自媒体>正文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2018-11-08 21:38:40 一梦空枕边书

自北京产权交易中心的消息,可能让北汽颇为尴尬,自己实际控股的江西志骋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志骋汽车”),到现在还处于延期披露期;如果到11月9日,依然没有人接手,还将继续延期下去。

自北京产权交易中心的消息,可能让北汽颇为尴尬,自己实际控股的江西志骋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志骋汽车”),到现在还处于延期披露期;如果到11月9日,依然没有人接手,还将继续延期下去。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转让两个月无人接盘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北汽自今年9月4日披露转让志骋汽车70%股权,到现在已经两月有余,依然没有意向方,着实令人费解,要知道志骋汽车并非无名之辈,原名称应该是“江西昌河铃木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河铃木”)。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昌河曾经是个名震一时的品牌,成立于2001年,全称为江西昌河汽车有限公司。它也是中国早期自主品牌之一,主力生产的产品是微型车;相信老一辈对其的印象依然停留在昌河铃木北斗星上面,自上市以来,连续十年受消费者盛宠不衰,甚至多次获得国内微型轿车满意度第一名。

正所谓一子错满盘皆落索,虽然昌河有着这样辉煌的历史,但并没有让昌河汽车累积了丰富的造车经验,多年毫无建树的它也逐步走上了自取灭亡的道路。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根据数据显示,北汽集团在6月21日公布的债券说明书也纰漏了昌河的财务状况,截至今年3月末,昌河铃木总资产为11.49亿元,期末负载为15.93亿元,期末营收为1.41亿元,净利润为-4400万元,简单来说,昌河铃木早已经资不抵债,所以在6月15日,昌河与铃木结束了23年的长跑,正式分手。

另外,说明书也披露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昌河铃木母公司江西昌河汽车有限责任公司总资产为78.80亿元,总负载为72.88亿元,资产负载率高达92.5%;而在2017年营收入40.73亿元,净利润为-4.90亿元。对比北汽集团表示,昌河汽车净利润为负,主要是因为公司脱离长安汽车集团,业务受到重组以及产品结构调整影响。

联姻北汽集团 雷声大雨点小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在2013年,北汽集团正式入主昌河,从此昌河汽车便成了北汽集团布局西南的基地,虽然北汽一直走在复兴场合的路上,在资金、技术、产品和管理等方面都给予昌河汽车诸多支持。无可厚非的是,昌河汽车通过“整车事业部制”共享到北汽集团总部人员、产品平台、营销资源等,先后有了福瑞达M50、昌河Q25以及昌河Q35等车型,但是这些车型均是源于北汽现有的平台和车型,这样换汤不换药的做法对于昌河汽车的研发能力并没有实质性的提高。

所以,就连北汽上的那几款车都是卖不好的货,就算是放到了昌河换个马甲重新上线,落得的下场都是一模一样。

北汽昌河研发团队究竟做了啥?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为了挽救局面,北汽昌河也将希望押宝在两款全新的车型——昌河A6以及昌河Q7,虽然说是全新,但是在没有强大技术储备、缺乏研发制造能力,昌河汽车只好走上抄袭山寨之路。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而值得一提的是,在上个月的C-NCAP 2018年第三批碰撞测试当中,北汽昌河A6取得了史无前例的两颗星新低,而得出来的评价为:整车结构设计方面没有太大问题,但是在被动安全配置略低,与自身的价格不太相符。说实话,虽然C-NCAP本次使用上了最新的碰撞标准,但是拿两星的成绩确实是有点过分了。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当然,对于一个连造型都要走捷径的品牌来说,在质量方面更是难以保证,仔细翻一下资料你会发现昌河旗下车型的故障率并不低,就单纯拿昌河Q7来举个例子,虽然上市的时间比较短,而且车也买不好,但是从车主反馈的投诉意见来看,车身部件生锈是一件极其常见的事情,甚至还出现了变速箱漏油等重大事故;而更奇葩的是它竟然跟进口品牌一样,修车还等不到配件。

在笔者看来,目前昌河汽车的问题并非是用钱能够解决的,其品牌形象极其低端,产品没有竞争力可言,根据最新的销量数据显示,北汽昌河可以说是走上了末路。

负债累累,北汽昌河还有翻身可能?

在9月29日,北汽集团宣布,旷光华任昌河汽车党委书记、常务副总经理(主持工作);张朝翔不再担任昌河汽车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等职务。这已经是北汽昌河近几年来第N次换帅,高层变动不定、管理混乱也是造成昌河每况日下的主要诱因之一。

另外,有数据称,北汽自主品牌在北京地区全面停止传统燃油车的生产,而部分产能也将转移到昌河汽车,预计在今明两年,北汽BJ20系列生产线及其产品将陆续转产或导入洪源基地。随着后期B系列产品转产的到位,昌河汽车将形成以景德镇基地为主体的集中规模化优势。

话虽如此,在笔者看来这完全是因为在传统车型方面前景未明的情况下,北汽昌河也重新转投至“新能源物流车”之上,对于昌河来说有可能是一个难得的机遇,但是这并不代表它拥有翻身的机会,在原有的微面车型上硬塞上电动机,这样的做法无疑是重新走上了所谓的商用车的老路,只不过是套上了“新能源”的行头罢了,说白了这也注定了昌河未来的发展之路将会与我们的消费者渐行渐远,且行且珍惜吧。

今年5月份,日本铃木将持有的昌河铃木股权转让给江西昌河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河汽车”)后,昌河汽车持有昌河铃木100%的股权。之后,昌河铃木多次传出要被转让,并最终在更名为“志骋汽车”后正式披露产权转让。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作为昌河汽车的控股股东,北汽实际掌控着昌河铃木,也就是现在的志骋汽车。根据产权披露文件显示,对于转让志骋汽车70%股权的决议,北汽早在今年7月26日就已经批复,可以说是很早就做好了转让的准备;再加上志骋汽车具备完整的汽车生产资质(包括燃油乘用车和电动车项目核准)、独立的生产工厂,应该是不难转让的,为什么会无人问津?

苛刻条件吓跑投资者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对于目前缺乏生产资质的造车新入局者而言,志骋汽车最诱人的就是生产资质了,但在转让条件中,有一条要求却让这变得索然无味,那就是“意向受让方应组成联合受让体形式受让该项目,且各方持股比例应不低于20%且不高于30%(不含30%)”。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各方持股比例应不低于20%且不高于30%(不含30%),这意味要接手志骋汽车70%股权,必须是三家投资方联合接手、并且任何一方的持股比例都不高于昌河汽车剩余的30%股权。也就是说,寄希望于买了志骋汽车就拥有绝对生产控制权的投资者,想要生产资质,还得和大股东昌河汽车商量,即要看实际控股者北汽的脸色。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同时,接手志骋汽车70%股权,资金上的代价也很大,联合受让方不仅要支付10.5亿元的转让费用,还要担负起志骋汽车18.75亿元的债务。作为对比,拜腾汽车收购一汽华利100%的股权,付出的代价不过是8亿多元。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另外,志骋汽车的经营业务也很糟糕。今年7月31日的财务报表显示,志骋汽车营业收入37082.38万元,营业利润-14785.96万元,净利润-9160.32万元,处于完全亏损状态。而销售数据也证明了志骋汽车的不景气:今年上半年,铃木北斗星累计销量仅7346辆,同比下降76.05%;7-9月份,也就是昌河汽车100%控股昌河铃木后,销量处于“半死亡”状态,三个月合计才销售了174辆。

写在最后

汽车界的悲哀,这车能回到从前吗

昌河铃木卷入变卖传闻时,宝能集团是热门买家。但在转让方苛刻的条件之下,宝能集团望而却步。与此同时,投资者们也有更多选择,包括奇瑞汽车、宝沃汽车在内的不少乘用车企业,都在寻求增资扩股或者是产权转让。

另外,当前中国车市步入寒冬,无论是投资机构,还是造车新势力,要做出接盘的选择,都不得不慎重慎重再慎重。

新浪汽车公众号
新浪汽车公众号

更多汽车资讯,涨知识赢好礼扫描二维码关注(auto_sina)

购车完全指南

更多

汽车黑科技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最新视频

更多

车型推荐

换一批

车型排行

更多

推荐阅读

联合制作

热门搜索

更多

新浪扶翼

行业专区